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精选全文

>

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精选全文

辣椒只吃小米辣 著

古代言情 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 江善盛元帝

《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是作者 “辣椒只吃小米辣”的倾心著作,江善盛元帝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重回十年前的江善(周溪亭),站在前往京城的船只上,目光冷淡而平静。她是被人恶意调换的文阳侯府的真千金,父亲是一品公侯,母亲是世家贵女,宫里的容妃娘娘是她姨母,温润如玉的二皇子表哥是太子之位的热门人选,出生既顶端的她本该万千宠爱、荣华富贵且波澜不惊地过完一生。但十六年前的一场人为意外,打破了她既定的人生......等她得知身世,回到文阳侯府,取代她身份地位的江琼,已经成为父母的掌心宝。前世她猪油蒙了心,一心争夺那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论是父母的宠爱,还是江琼身份高贵的未婚夫,这一世,她只想快快活活地活一回...

来源:yylrsj   主角: 江善盛元帝   更新: 2024-03-30 18: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江善盛元帝,由作者“辣椒只吃小米辣”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江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刚见完望舒院里伺候的丫鬟婆子,她知道这里面大多都是陈氏的人,也没有策反她们的心思,随意见了一面,便打发出去了。就想着去房里小歇一会,好了,现在也不用了。前世是刘嬷嬷送她来的望舒院,也就没有发生江琼晕倒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她这辈子,没有再像上辈子一样,心思简单地让人一眼看尽,所以...

第7章

《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中的人物设计非常精彩,每个角色都有自己鲜明的个性和独特的故事,为整个小说增加了丰富多彩的维度。该小说已连载至最新章节,总字数超过1248016字,喜欢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且对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故事情节感兴趣的读者绝对不能错过!

书友评论

这小说应该叫做,嫁给姨夫或者表哥的父皇,完全违背人伦,年龄差其实都还好,就这关系太恶心人。搞不懂这小说还能综合排第一。

女主重生后没有任何能力就不说了,第一次参加宫宴就喝的醉醺醺的失态,一点不自重,谁给她的胆子,平时唯唯诺诺的任人宰割,进宫反而不懂事了

女主就是菟丝花,没有男主早翘辫子了

章节推荐

第499章 物证

第500章 所谓证据

第501章 云棠的野心

第502章 慎妃的震惊

第503章 硬骨头?

作品阅读

原以为这事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哪料想没过一会儿,那边就传出江琼心思郁结,发热晕倒的消息。

早不晕晚不晕,偏偏从望舒院回去就晕倒了,这是生怕牵扯不到她身上呢。

江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刚见完望舒院里伺候的丫鬟婆子,她知道这里面大多都是陈氏的人,也没有策反她们的心思,随意见了一面,便打发出去了。

就想着去房里小歇一会,好了,现在也不用了。

前世是刘嬷嬷送她来的望舒院,也就没有发生江琼晕倒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她这辈子,没有再像上辈子一样,心思简单地让人一眼看尽,所以这就忍不住对她出手了?

老实说,她对江琼其实没有多大的仇恨,她是本性单纯想法简单,而江琼就是被父母娇养得天真纯洁,最常用的手段也就是生生病,偷偷抹抹眼泪。

偏偏计谋不在深浅,好用就是上策,与其说她恨江琼,不如说是羡慕,是嫉妒。

羡慕她能得到父母无休止的偏袒,嫉妒她出嫁前有父母庇护,成婚后又有夫君袒护,好似她什么也不用做,就有人将她想要的东西,一一捧到眼前。

别人拼尽全力,费尽心思,却是镜中花水中月。

毫无意外,午时过后,正院就来人了。

来得是那位钱嬷嬷,一进门就吆喝着丫鬟上了茶水果子,等吃饱喝足了,这才得意洋洋地看向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江善。

“哎哟,我说二姑娘诶,你怎么一回府就惹事呢,瞧瞧把夫人气的……

江善神色从容,似有不解道“嬷嬷这话是何意?

钱嬷嬷讥笑道“二姑娘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你将大姑娘都气得病了,还和我装迷糊呢。

“嬷嬷这话好有意思,她病与不病,什么时候与我有关系了,照你这么说,等会儿我也病了,就是你气的我?江善笑着反问道。

钱嬷嬷被这话梗住了,羞恼反驳道“姑娘嘴利着呢,我是说不过的,只不过夫人吩咐了,要你抄上一百遍的女戒,什么时候知道友爱姊妹,什么时候才许出来。

钱嬷嬷一甩袖子,气哼哼地离开了,想也知道等见到陈氏,必定不会有什么好话。

江善默然片刻,很快又嗤笑着弯下腰,友爱姊妹?她哪里来的姊妹?

*

流春是在第三天早上被送回来的,江善还是将她安排在身边贴身伺候,管着她的金银钗环等物。

除流春之外,院子里本来已经有两个一等的丫鬟,如今流春来了,自然得有一人降为二等。

前世她因为怕惹了陈氏不喜,就主动让流春领了二等丫鬟的职,自己削了自己的臂膀不说,也没见陈氏高看她一眼。

既是如此,她又何必自讨苦吃,只管让那两人自个儿商量去,等有了结果,再来与她说一声便是。

在她们还没商量好之前,就先让管着香料衣物的珍珠进屋伺候。

珍珠是府里的家生子,虽性子活泼,心眼却很实诚,她现在正好需要这样的人,至少不必担心什么时候就被人背后捅了刀子。

原本的两人也没有异议,她们正铆足了劲去江琼跟前献殷勤,巴不得能不伺候她呢。

这日一早,还不到卯时过半,江善猛地一下惊醒了过来,她掀开床帐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忙对外喊道“流春,你醒了么?

很快外面响起走动声,流春系着衣裳从东次间进来,担忧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可是又做噩梦了?

江善摇摇头,说道“不是,你赶快让人端了热水进来,等会儿我得去正院请安。

流春不解问道“夫人不是让姑娘娘娘逢五和十五再去么,咱们这样贸然过去,会不会惹了夫人不喜?

再说,她们姑娘还在变相的禁足期间呢,谁让她们姑娘是一个字也不肯抄呢。

江善眼神暗了暗,却没法和流春解释,只是让她赶紧去端了热水过来。

若不是她突然从梦里惊醒,她也没想起来,今天正好是文阳侯随御驾回京的日子。

前世,她就是因为太老实太听从陈氏的话,没有第一时间去拜见文阳侯,偏偏除了她之外,府上其他的公子姑娘都到了。

可想而知,文阳侯自那之后对她的印象会有多差。

不过一会儿,流春就招呼着小丫鬟端了热水进来,其余还有五六个丫鬟鱼贯而入,在房间里收拾着,手脚利落没发出一点杂音。

她则亲自伺候着江善洗脸洗漱,上妆梳头,刚穿好衣裳,就有小丫鬟提了膳食进来。

虽然知道文阳侯应该不会这么早回到府上,毕竟从城门口到文阳侯府还有一段距离,加上他是随着御驾回京,指不定还得进宫以后再回来呢。

但江善还是没了用膳的心情,敷衍的吃了两口点心填填肚子,就带着人前往正院荣安堂给陈氏请安。

结果到了正院,还没进到房里呢,就听见屋里传来了清脆的笑声,听着像是江琼的声音,隐约之间,还有一道浑厚的男声。

她心里有些纳闷,难不成文阳侯这么早就回来了?

守门的丫鬟看见江善,只以为是陈氏让她过来的,便弯腰撩起门前竹帘,“二姑娘来了,快进来吧。

“多谢。

江善淡淡一笑,保持着不远不近的态度。

绕过门后的紫竹屏风,就发现屋里除了陈氏和江琼之外,还坐着三位陌生的男子。

江善有前世的记忆,自然清楚他们是谁,文阳侯江绍鸿,世子江擢和三公子江钰。

文阳侯江绍鸿与陈氏并肩坐在临窗的炕上,许是才刚回府的缘故,他衣角上还沾着些晨露,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面,气势凛冽,威严肃穆。

下首椅子上还坐着两人,一个是二十出头的青年,剑眉星目,十分俊朗,脸部轮廓与文阳侯有几分相似,正是府上的世子江擢,另一个着一身青色锦袍,瞧着年岁不大,做事却一板一眼,沉着稳重。

此外,府上还有一位二公子江逸,他此时正在松鹤书院读书,已经考过院试,正在备战今年乡试,寻常吃住都在书院,每旬也就回府一日。

屋里几人正说得融洽,相处得其乐融融,冷不丁瞧见江善进来,谈笑声俱是一停,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小说《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恃宠而骄,陛下为我裙下臣精选全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