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优质全文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

>

优质全文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

沈玉 著

小说推荐 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 沈玉玉儿

《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玉玉儿,讲述了​五年前,大洲六子夺嫡。我通过笼络手握实权的长公主,让年岁最的七公主脱颖而出,成为储君。我成了七公主的白月光,她许我驸马之位,一生一世一双人。五年后,我完成系统任务,放弃了重回现代的唯一机会,回到了大洲,只为赴她的白首之约。......

来源:yylrsj   主角: 沈玉玉儿   更新: 2024-03-30 17: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沈玉玉儿,文章原创作者为“沈玉”,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但沈玉却发了疯。“我等了你五年,为了你,我五年未立驸马,你居然这样对我,我还特意为你修建了留园!里面一草一木都是你喜欢的样子!”“林舟舟他跌进湖里,现在还昏迷不醒着,即便这样,我依旧马不停蹄地来寻你,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狠心?”“你不在的时候,都是他陪着我,我晚上哭的时候,是他安慰我,可你呢?你那时候...

第2章

7

长公主挑了挑眉。

似乎对我的选择不算是很惊讶。

但沈玉却发了疯。

“我等了你五年,为了你,我五年未立驸马,你居然这样对我,我还特意为你修建了留园!里面一草一木都是你喜欢的样子!

“林舟舟他跌进湖里,现在还昏迷不醒着,即便这样,我依旧马不停蹄地来寻你,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狠心?

“你不在的时候,都是他陪着我,我晚上哭的时候,是他安慰我,可你呢?你那时候又在哪里?

沈玉扑过来,就被我躲开。

“那公主就回去好好珍惜您的林公子吧。

“过去就当我瞎了眼,日后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我又退后两步,坚定地站到了长公主的身侧。

长公主挑眉,摆摆手,两个小厮将沈玉拦住了。

“殿下,夜深了,长公主要休息了,殿下请回吧。

沈玉怎么会走,她双眼含泪地看着我,哭道“许兰舟,你跟我回去,我爱你,我爱的是你……

这时,一个小厮匆匆忙忙闯进来,喊道“公主殿下,林公子他,他醒了,可他不肯吃药,闹着要见您……

沈玉神色一顿,不甘心地看了我一眼。

“兰舟,不要闹了,我会等你回心转意。

说完她又急匆匆地跟着小厮回去了。

8

说不伤心是假的。

毕竟是我爱了整整六年的女人。

但相比伤心,现在更要紧的是尴尬。

我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答应长公主做她的男宠了呢?

现在,小厮们都识趣儿的下去了。

屋内就剩下我和长公主两人,熏香袅袅,好不暧昧。

我叹了一口气,率先开口道“让殿下看笑话了。

“不错,确实够精彩。长公主一步一步朝我走来。

我下意识想往后退,却被长公主喊住“你敢退一下试试。

我瞬间呆若木鸡般立在了原地。

长公主纤细的手指抚上我的脸颊,她捏住了我的下巴,逼迫我看着她。

“从今往后,你心里若还有其他人,本宫就将你的心挖出来喂狗。

我哆嗦了一下,不等我作反应。

嘴唇上贴上了两片柔软,娇艳欲滴。

“作为面首,就没有点自觉吗?长公主抵着我的额头,声音暗哑道。

于是,我鬼使神差地在她的唇上吸吮辗转碾磨了两下。

我见长公主的脸迅速地红了起来,她轻咳着转身,背对着我。

似乎是不想让我看到她羞人的样子。

我突然想起来,长公主的身边一直没有男人。

她似乎是三十几岁的年纪,但一直没有招驸马,也没有男宠。

所以……

我轻咳了一声,刚刚那不会是长公主的初吻吧。

但刚刚那一瞬间好像是错觉,我又听长公主道“本宫今日先收点利息,至于以后,我们慢慢来。

以后……

慢慢来……

不知不觉我的脸也红了起来。

莫名的,我觉得长公主的心情好像变好了。

走的时候,我竟然看到她的嘴角勾了勾。

我又摇了摇头,肯定是我眼花了,堂堂长公主就因为面首的一个吻心情就好了?

果然,是我眼花了。

因为下一刻,小厮已经将堆成小山的奏折送进了醉香楼,就摆在我的面前。

“许公子,长公主说了,您既然对不住她,就要拿出点诚意,明天一早早朝前,长公主需要见到所有批好的奏折。

小厮恭恭敬敬地交代完就退下了。

我看着桌上堆得快到屋顶的奏折,一时间竟然没有心情体会失恋的苦了。

之前是给系统打工,现在是给长公主打工还连带着卖身。

我这真是混得越来越惨了。

但打工人打工魂,我只能迈着沉重的步伐扑进了奏折里。

天蒙蒙亮的时候,终于解决了如山的奏折,我累得趴在桌上陷入睡眠。

迷迷糊糊中,我好像听见了开门声,可我实在是太困了,穿回来第一天就失恋分手,又赶上加班熬夜。

哦,还被夺了初吻。

我眼皮抬了抬也没舍得睁开,又睡着了。

一个窈窕的人影站在桌前,随手拿起了一本奏折,似乎还勾了勾唇。

“啧,累成这样,应该也顾不上伤心了。等他醒了,继续送过来,别让他歇着。

睡梦中我翻了个白眼。

然后我的额头好像落下一片湿润的柔软,带来了一身似有似无的檀香。

9

第二日,我是被一阵吵闹声吵醒的,好像是从楼下传来的。

“放开我,让我去见他。

“我可是七公主的人,你们若是伤了我,七公主定然饶不了你们!

我猛地睁眼,弹坐起来,走到了窗户边。

楼下那个长得跟我有七八分像的男人还在骂骂咧咧。

“许兰舟,你是不是不敢见我,是你对不起七公主,一下子离开了五年,现在七公主爱我,你就见不得我好。

“呵呵,你这欲情故纵的把戏七公主信,我可不信。

“我就不信你居然不做七公主的驸马,却要给长公主当面首!

我扶额,不得不感叹自己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人家穿越都是封侯拜相,我穿越是当众被一个男宠骂街。

楼下几个侍卫还是一脸油盐不进的样子,丝毫没有放这位男宠进来的意思。

不愧是长公主的人。

但楼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我自己可以不要脸,但现在是长公主的人,还得顾及长公主的脸面。

“让他进来吧。我叹了一口气。

不消片刻,男宠拎着粉蓝色的裙摆,楚楚可怜地走到我的面前,还不等说话,就跪了下来。

“哥哥,您不要和公主怄气了,您回去吧。

哥哥……

我好想吐。

面上我不动声色,只说道“我不回去对你是好事,你是那个最不希望我回去的人,又何必在我面前演戏?

面前的人脸色苍白了几分,又咬牙道“您是公主心尖儿上的人,我爱公主,我也会爱您的。

越说越恶心了,我只能喝一口茶水压一下。

“昨日,你故意出现在留园,就是为了让我看见你,现在又来上演这出戏,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也不屑知道。

“不过,我确实感激你昨日的出现,至少让我用最短的时间看清了沈玉。

我摇了摇茶盏,又道“沈玉曾对我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但仅仅五年你就能让她怀孕,现在我弃了她,她这样的人,假意时日,定然能忘了我,所以你不必在我身上下功夫。

男宠还跪着,脸上两行眼泪还挂着,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掉。

突然,他笑了一下,破碎的笑容,很惹人怜爱。

只可惜,不该给我这个受害者看。

“许兰舟,你不在的这五年,都是我陪着公主的,她那么想你,夜里我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喊的都是你的名字。

“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好在我熬过来了,她心里有我的位置了,可是……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他膝行着又往前了几步。

“你不懂女人,你是她的白月光,永远的心头好,我就是个替代品,只要你没有污点,我永远都比不上你!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咬牙切齿道“我叫林正,不叫林舟舟,不过是因为你的名字带个舟字,公主便要给我改名,许兰舟,你不该回来的。

我意识到不妙,但还不待我做反应。

他就势往后面一倒,举着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小腹。

我大惊失色。

这狗男人真舍得下血本啊!!

果然,下一刻,门被撞开了。

沈玉出现在门口。

而林舟舟腹部的鲜血已经晕染成了一片,他跌倒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喊道

“许兰舟,我好心好意来求你回去,你为何要杀我?

“我只是想好好照顾公主,她过得太苦了,我没有想和你争宠……

“我都说了,我可以走的,可你为什么还要我的命!

林舟舟脱力地倒下,倒在了沈玉的怀里。

沈玉双眼通红地盯着我,一字一句道“许兰舟,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蛇蝎心肠?

10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林舟舟的目的达到了。

许兰舟的白月光变成了蛇蝎心肠,就不配让她耿耿于怀、念念不忘了。

我本可以不在乎,但我又如何能让人平白无故破了脏水。

我冷笑,不耐烦道“他受伤不关我的事,我既然已经决定跟你了断,便没有害他的必要。

“你的意思是舟舟他刺伤自己只为了嫁祸你?沈玉吼道。

我点点头,肯定道“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很轻的笑声,虽然很轻却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长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

谁也不知,她又在阴影处站了多久。

她轻轻歪头,亲密地靠在我的肩上。

“玉儿啊,本宫可以作证,刚刚你这位男宠真的是自残而伤。

长公主轻飘飘一句话,惊得原本晕过去的林舟舟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扯住沈玉的手臂,喊道“殿下,我好疼啊,快带我走,他们联合起来欺负我,快带我走,我好痛啊。

沈玉看看长公主又看看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沈玉,我终于知道了,你为什么不要做我的驸马了,原来,你和长公主早就有一腿!我就说呢,为什么昨晚你第一个就要来寻他……

“你在我面前装得清高,好像是我背叛了你,原来你自己玩得也挺花啊……

“怎么?长公主这么老了,你也下得去口……

“啪!清脆的一声巴掌声,打得我的手生疼。

沈玉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沈玉,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任由你们诋毁的。这一巴掌,打得是你口无遮拦,得罪了我的人。

接着,又是一声清脆的巴掌招呼到沈玉另一边的脸上。

“这一巴掌,打的是你始乱终弃,背弃誓言。

两次发狠用力,打得我浑身颤抖。

年少的我有多天真,就会让现在的自己显得有多愚蠢。

这两巴掌打的是沈玉,更是扇醒了我自己。

而沈玉终于反应了过来,尊贵的储君已经忘了曾经一个嬷嬷都能打她的巴掌。

“你打我?你这个贱种,居然敢打我!

沈玉朝我扑了过来,却被长公主的人制住了。

长公主抵着我的额头,问道“你刚刚说本宫是你的人?

一声和煦的笑声,仿佛将屋子都暖活了几度。

“我……我不忍她欺辱你。我嗫嚅。

心道不好,我一个男宠,怎么能说长公主是我的人。

但我真的只想护她。

长公主的笑意更深了。

“许兰舟,她想欺辱我,还不够格呢,不过,你这样说,我很开心。

11

长公主转头,目光冷冷地放在了倒在地上的林舟舟身上。

楚楚可怜的林舟舟吓得往后瑟缩了几下。

但长公主依旧上前一步,用脚尖毫不留情地踢掉了她腹部的匕首。

原本正常的匕首,现在刀刃只剩下了短短一截。

居然是个会伸缩的匕首。

所以按道理林舟舟应该只受了一点皮肉伤。

而这时,林舟舟腹部又适时地掉出来一袋东西。

鲜红的血液裹在某种动物的膀胱里,让人几欲作呕。

所有人都明白了。

林舟舟是故意嫁祸给我,让沈玉对我这个心心念爱的白月光死心。

又同时想利用身受重伤,骗取沈玉的同情。

事情败露,林舟舟却抓住了长公主的鞋子,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

“殿下,救我,七公主不会放过我的。

长公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笑“自作孽,不可活。

“殿下,你不能不管我,是你让我勾引七公主的……林舟舟不依不饶。

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一时间,四下一片静谧。

我仿佛看到了沈玉不可置信的表情。

长公主却笑道“是又怎样?你想要荣华富贵,本宫给你指了条路,你不是也挺开心的吗?

沈玉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煞白。

她颤抖地指着林舟舟“你,你,你是为了荣华富贵接近我……你,你根本不爱我。

“不然呢?你当一个长得和许兰舟有七八分相似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你面前?长公主毫不留情道。

林舟舟却疯狂地摇头,摇尾乞怜般朝沈玉爬去。

“不是的,不是的,公主,我们之前不是很好吗?我爱你的啊,你看我们在床上也很合拍是不是,你还怀了我的孩子……

沈玉恶心地踹开了他。

“姑母,你既然喜欢许兰舟,为何不留下林舟舟,要把他送给我!

沈玉扯住长公主手腕,几欲疯狂。

“七八分相似又如何?又不是他,我自始至终喜欢的只有许兰舟一人。长公主一字一句道。

我脑子一热,竟然攥紧了长公主的手。

却不知自己想要什么。

沈玉却又对着我哀求道“兰舟,我被她设计了,你要信我,我真的只是太想你,才会种圈套。

我叹了一口气,冷冷道“公主,事在人为,你若无心,送上一百人,也不会有孩子的。

12

长公主“噗嗤一笑,接着,又一本正经道“你还要在这里待到几时?

接着,还不等我回答,她扯着我的胳膊,将我带出了醉香楼。

醉香楼距离长公主府不过一条街道,她就这样拉着我,当着所有百姓的面,游走于街道上。

“这男人是谁啊?我还以为长公主不近男色呢?

“这怎么这么像七公主的白月光啊,之前我在七公主寻人的画像上看到过。

“哎,说起来长公主是七公主的姑母吧,皇家真乱啊……

……

说实话我有点尴尬,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殿下,对不起,您……可以放开我,不然有损您的清誉。我轻咳一声,道。

长公主脚步一顿,转头皱眉看向我。

“本宫的清誉?

“是……除此之外,我并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又补了一句,“谢谢。

我只觉得手上的力度更紧了,我被扯到了她的胸前,撞进了她深不见底的眸子里。

她的眼睛眯了眯,道“本宫的清誉你很在乎?

当然在乎啊,您,您,可是我的人啊……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谁知道,下一刻,她踮起脚尖,贴着我的耳朵,轻声道“你不仅需要在乎,而且本宫的清誉已经毁了,你还需要负责。

属于长公主的气息萦绕在我的耳畔,来自现代人的思维终于觉醒了。

他这是在同我调情?

天哪……

我就这样在无比震惊的思绪中被拉回了长公主府,关了起来。

软禁在她的正殿里。

说来也是可笑,沈玉等了我五年,说是要娶我,却只将我安排在外面的园子里。

长公主沈云蔚却直接将我带回了她的正殿。

13

我有很多话想问长公主,比如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为什么不早说呢?

要不是我回来了,我永远不会知道,还有这样一位绝色女子为我动心过。

这一个月我想了很多。

第一次来大洲国做任务的时候,因为一篇政论文章,我便被长公主相中,纳为幕僚。

长公主文韬武略,巾帼不让须眉,她其实教会了我很多事情,从她身上学到的本事让我在后面做任务的时候越发顺手。

长公主的存在似乎只适合让人仰望,即便是我,也是如此。

我从来没有也不敢往其他方面去想。

但她同我调情了?她还说她自始至终爱的都是我这个人。

即使找到了同我七八分相似的人,她也没有将就。

原来,这五年,在等我回来的人,一直是她。

一旦想下去,便一发不可收拾,有时候竟让自己脸热。

我抓住给我送餐食的丫鬟,迫不及待地,仿佛想求证什么一般,问道“我离开的那五年,长公主……她还好吗?

丫鬟“噗通一声跪下,直摇头。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说着又咬了咬牙,道,“许公子,您就不要为难我们了,长公主不让说。

我握住茶盏的手指一颤,指尖发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丫鬟匆忙下去,走到半道,又好像鼓起勇气一般,说了句“许公子,您不要生殿下的气,她将您关在这里,只是不想再让您消失,等她办完事情,她会回来的。

我笑了笑,安抚道“知道了,我不会再离开。

我会等她回来。

她等了我五年,我即便是再等她五年又如何?

13

但她只让我等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长公主回来了。

大洲国也变天了,不问政事的皇帝突然醒悟治国需选贤与能,于是禅位给自己的姐姐长公主沈云蔚。

长公主沈云蔚前有军功,后有治世之才,当长公主的这些年,大洲国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

于是,沈云蔚登基,民心所向,普天同庆。

与此同时,还有一桩喜事和登基大典同时进行,便是新帝的婚事。

此刻,宫里来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托着大红的喜服,恳求我更衣。

“请皇夫更衣,皇上已经在等您了。

我依旧保持坐着的姿势,淡定道“皇上是谁?

宫女太监们面面相觑,知道内情的,都知道,面前这位曾经可是废储君的准驸马。

现在谁敢说话啊……

“你希望是谁?

时隔一个月,我又再次看到了长公主,她一身龙纹喜袍,身姿袅娜地朝我走来。

“你希望是谁?她盯着我,迫不及待地又问了一句。

遇事从不慌乱的她,此刻眸间却有了一丝不确定。

“是沈玉,还是我?似乎等得不耐烦,她又催促道。

我笑了笑,抚上她的脸颊。

“云蔚,我要的是你,从今以后,只会是你。

小说《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优质全文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