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优质全文

>

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优质全文

沈玉 著

小说推荐 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 沈玉玉儿

《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是网络作者“沈玉”创作的小说推荐,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沈玉玉儿,详情概述:五年前,大洲六子夺嫡。我通过笼络手握实权的长公主,让年岁最的七公主脱颖而出,成为储君。我成了七公主的白月光,她许我驸马之位,一生一世一双人。五年后,我完成系统任务,放弃了重回现代的唯一机会,回到了大洲,只为赴她的白首之约。......

来源:yylrsj   主角: 沈玉玉儿   更新: 2024-03-30 17: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沈玉”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沈玉玉儿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内容介绍:在做完系统规定的任务之后,我本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与亲人团聚。但我放弃了,选择永永远远留在了大洲国。我向沈玉伸手,她泫然泪下,扑进了我的怀里。小小的身躯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死死地搂着我,仿佛生怕我离去...

第1章

五年前,大洲国十六子夺嫡。

我通过笼络手握实权的长公主,让年岁最小的七公主脱颖而出,成为储君。

我成了七公主的白月光,她许我驸马之位,一生一世一双人。

五年后,我完成系统任务,放弃了重回现代的唯一机会,回到了大洲国,只为赴她的白首之约。

却在重逢的当天,看到她身边多了一个与我七八分相似的男宠。

1

再见沈玉,已经是五年之后。

一对似蹙非蹙的柳叶眉,一双眼波流转的含情目,弱柳扶风处,我见犹怜。

一如当初我喜欢的模样。

但却似乎有什么东西已经改变了。

“玉儿,我回来了。我双目灼灼,喉头哽咽道。

只有我知道,为了履行与沈玉的白首之约,我付出了什么。

在做完系统规定的任务之后,我本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与亲人团聚。

但我放弃了,选择永永远远留在了大洲国。

我向沈玉伸手,她泫然泪下,扑进了我的怀里。

小小的身躯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死死地搂着我,仿佛生怕我离去。

“兰舟……你让我等得好苦……

只这一句,就仿佛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再也说不出其他。

泪水沾湿了我的衣襟。

心里的石头仿佛落了地,我回搂住她,轻声道“对不起,这五年……我没有陪你……

话还没说完,一个穿着翠绿色衣裙的丫鬟跌跌撞撞在沈玉面前跪下

“殿下,今日是林公子的生辰,您……

“放肆!沈玉慌慌张张打断了丫鬟的话,怒斥道,“来人,给我拖下去!

我皱眉,林公子?

这是何人?

沈玉心虚地拉住我的手,安抚道“兰舟,我特意给你建了一座园子,就是为了等你回来,我带你去看看。

我不动声色地抽挥手,冷冷地问道“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别人?

“没有!沈玉一脸真诚地看着我,回答得毫不犹豫,“你可以去打听,大洲国的储君有没有驸马!

她坚定地摇头,不似作假。

我突然有些心疼,确实是我一走五年,让她苦等。

难为她了,我不该疑心她。

于是,我上前牵住她的手,轻声道“我信你,玉儿,你不会骗我。

沈玉身形一顿,咬着嘴唇又问道“若我骗了你呢?

我眯了眯眼睛,笑道“我早就同你说过,牙刷和女人,我从不同人共用,若你心里有了其他男人,我自然不会再要你。

沈玉赶紧拉过我的手放在胸口,信誓旦旦道“我心里一直只有你,兰舟,不要再离开我。

我宠溺地笑笑,任由他拉着我去那处专为我修建的园子。

“留园。我喃喃出声。

留,五年前,沈玉是希望我留下的吧。

可她如何知道,如果我不走,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就会陷入混乱。

别说储君之位了,连她这个人都会消失。

五年前,我走是无可奈何,但也确实苦了她。

可她还是等了我五年,我也回来了,一切还都是美好的结局。

“玉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们以后永不……

然而,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

紧接着又是一声接着一声惊慌失措的“救命声。

沈玉甩开了我的手,小跑着冲进了园内。

我心下一沉,也抬脚跟着进去。

几个下人手忙脚乱地从荷花池里救出一个男人,湿透了的衣衫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健壮有力的身躯。

我的目光却落在那张与我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脸上。

“太医!太医呢!沈玉将男人搂在怀里,急道。

那男人听到沈玉的声音,才期期艾艾地睁开了眼睛,手臂抬起,拢了拢额间湿哒哒的碎发。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过来的,但我忍不住……我想来看看公主的心上人,毕竟,毕竟……。

男人竟然就这样哭了起来。

沈玉心虚地看了我一眼,低吼“闭嘴!你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我的内心一片凄凉。

留园,留人之园。

已有新人入,何必留旧人?

2

第一次做任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才十六岁。

任务很简单,帮助母妃早逝的七公主沈玉坐上储君之位。

沈玉从小过的凄苦,没有母妃庇佑的公主,就连太监嬷嬷都能欺负。

她差点就因为冬日里被克扣了炭火而冻死在空无一人的寝殿里,是我冒着大雪,从长公主那儿偷偷揣了炭炉给她送来。

送到的时候,我双手被烫得通红,她心疼地搓着我的手,直掉眼泪。

“兰舟,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好,有朝一日,等我能独当一面,定然要让你做我的驸马,我永不负你。

当时我也是情窦初开,听得耳热,也动了心。

我教她如何写政论文章,又帮她送到长公主面前。

后宫无人帮她,在前朝和后宫只手遮天的长公主却可以。

长公主曾靠在贵妃椅上,眯着眼睛问我“许兰舟,你有几分本事,沈玉不过一个花瓶,她配不上你,你若放弃她,本宫能许你一番抱负。

那时的我双膝跪地,恭敬叩首

“我已经答应沈玉,此生不负。

长公主嘴角的笑容有了一丝凝固,她看我的目光深沉,半晌不语。

但此后,沈玉确实得到了长公主的庇佑。

不理朝政的皇帝听从长公主的提议,将七公主沈玉立为储君。

系统的任务完成,我必须离开。

那日我搂着他,颤声道

“玉儿,我必须回师门复命,但我一定会回来,你会等我吗?

沈玉紧紧回搂,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

“我会等你回来,我一定会等你回来,兰舟,你是我的夫。

3

但是,此刻沈玉怀里的男人委屈地窝在她的怀里,抽抽涕涕地哭着。

太医匆忙赶来,却是对着沈玉一拜,叮嘱道“公主已经有孕,切莫伤心过度,动了胎气。

我身形一怔,险些站立不稳。

有孕?

沈玉居然怀孕了?

她说不负我,她说我是她的夫。

她许我一生一世一双人。

但她居然有了别人的孩子!

仿若晴天霹雳,劈得我心肝脾胃一阵生疼。

沈玉只心虚地看了我一眼,留下一句“兰舟,我迟些时候再来看你,我会跟你解释。

然后便让人抱起了那个男人,紧随其后匆匆离开了。

一旁的丫头婆子碎碎念道

“哎,这个林公子也是可怜,今天是他生辰,殿下说陪他的,谁知道……

“嘘,别说了,这位可是将来的驸马。

“有什么不能说的,这还不是没名分吗?将来怎么样谁知道呢?

“再说了,公主现在已经有了身孕,就是这个林公子的,所以啊,到底谁坐稳驸马之位还说不准呢。

“就是,就是,这五年都是林公子陪着殿下,他在哪里啊,一来就捡现成的,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只觉得可笑。

我心爱的女人怀了别人的孩子,这竟然是件好事情。

彻骨的冰寒浸透我的身体,但我面上不动声色道

“你们不用有意无意地在这里嚼舌根,真相如何,我自会弄清楚。

“驸马之位,如今沈玉想给,我许兰舟也未必想要。

我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园。

4

明明刚入秋,夜里为何如此之凉,凉意从我的心底漫出来,冻得我四肢发麻。

但事情不问清楚,留园和公主府是不可能回了。

时隔五年,再次回到大洲国,本以为我会对这个地方多有留恋。

但此刻,站在京城的街道上,欢笑的人流穿梭而过。

这个曾经期期盼盼了五年的地方,此刻却让我感到陌生。

突然,一个小乞丐在我面前站定,看了看我,又指了指不远处的阁楼上。

“公子,前面醉香楼三楼有位大人请您上去一叙。

我一愣。

醉香楼……

如果大渊国还有人记得我,肯定是她了。

我随即点头,抬脚往醉香楼走去。

醉香楼的三层,从来只接纳一位大人。

便是那位权倾朝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长公主沈云蔚。

储君是谁,不过是她一句话的事情。

当年十六子夺嫡, 沈玉能坐上储君之位,就是讨了这位的欢心。

三楼沁人心脾的檀香袅袅,一位妙色女子端坐在一旁弹琵琶,宛转悠扬,如泣如诉。

珠帘之后,侧卧着一个身着暗色卧龙长袍的女人。

隔着珠帘依旧能看出她姣好的容颜,只是周身的气质过于雍容华贵,竟然一时间让人不敢直视。

只一眼,我赶紧低头,静候里面这位开口。

过了许久,长公主才摆了摆手,弹琵琶的下去了,室内一片寂静。

“原是我们的驸马爷回来了。一声轻笑传来,是不符合她这个身份的轻浮。

我将头低得更低了“是许兰舟回来了。

许兰舟是许兰舟。

驸马是驸马。

一切还不能下定论。

又是相顾无言,不对,是长公主隔着珠帘看着我,而我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下去吧。

里面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冷冰冰丢出来一句话,似乎已经不耐烦,不再想与我多说。

我猛地抬头,鼓起勇气,咬牙道“长公主殿下,许兰舟还想给您效力。

里面没有声音,但我知道,长公主的脸色并不算好看。

五年前,是我不告而别,是我利用完长公主让沈玉当上储君之后,就卸磨杀驴玩消失。

但今日我别无他法,孤身一人回到大洲国,在原世界的我已经魂飞魄散。

如今沈玉不可信任,我又必须要有容身之地。

“给本宫一个答应你的理由。长公主阴柔的声音传来。

不怒自威,令人胆寒。

“我以后再也不会走了,我会永远留在大洲国,我还有价值,求长公主给我一个差事。我急道。

这是我的投名状。

“呵,驸马爷来给本宫做事,不太好吧?

长公主玩着指甲,话语中多是不屑。

“许兰舟,这个答案本宫并不满意。

5

这时,三楼的门被从外面撞开。

沈玉双目通红,发丝凌乱地闯进来。

几个小厮想拦又不敢拦的样子。

“殿下,我们拦不住公主,不让她进来,她就寻死觅活的。

沈玉冲到了我的面前,扯住了我的手腕,哭道“兰舟,你为什么又要离开?你不是说再也不会离开吗?

我甩开她的手,不发一言。

沈玉更加地疯狂,怒道“难道是因为她?你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来找她,你当我不知,沈玉,你嫌弃我有了别人,你又是什么好人!

我尴尬地看了眼珠帘内,怒道“闭嘴!别瞎说话!

真不知道这几年沈玉这个储君怎么当的。

什么情况能说什么话也不知道吗?

当着长公主的面,她居然敢这样污蔑我与长公主的关系。

里面那位不发一言,两旁的小厮却按住了沈玉的肩膀,在她后膝窝一踢。

“噗通一声,沈玉跪在了地上。

“大胆,见到长公主,居然不下跪!小厮怒斥道。

沈玉气得满脸通红,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只闷闷道“拜见姑母,我刚刚失礼了,我是来带驸马回去的。

“哦?

珠帘后长公主起身,两步穿过了珠帘。

我看到了她金丝攒聚的绣鞋就立在了我的面前,却不敢抬头。

“许兰舟,抬起头,看着本宫。长公主的声音凉凉的。

我僵硬地抬头,却撞进长公主那双璀璨如星河的双眸里。

我一直不知道如何形容长公主的相貌,因为她尊贵的气质已经盖过了所有。

此刻她离我很近,我又许久不见她,才发现这个女人美丽不可方物,保养极佳的面容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

她将我的痴愣看在眼中,竟然弯了弯嘴角。

“你是要当驸马,还是给本宫当面首?

6

我的脑袋在这一刻轰然炸开。

当,当面首?

我堂堂一现代五好青年怎么,怎么能当面首?

可,可如果不答应长公主,难道被沈玉带回去当那个屈辱的驸马爷吗?

我下意识转头看向沈玉。

沈玉挽着我的胳膊,嗤笑道“这还用想?兰舟,我答应你的一样都不会少,驸马只会是你的,我们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会爱你一辈子。

我想吐。

“哈哈,我笑了,问道,“那林公子是怎么回事?

事到如今,我也豁出去了,难堪就难堪吧。

“今天索性,将话说清楚了。我又继续道。

沈玉深情的表情卡了壳,她张了张嘴,道“他只是你的替身,你不在的时候,我看他可怜才收留他的,现在你回来了,他就就……

我觉得可笑,咄咄逼人道“就怎样?

沈玉咬牙道“兰舟,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你是良善之人,你一定舍不得我这孩子刚生下来就没了父亲,只要给他安排个差事,在公主府呆着就行,他不会威胁到你的位置。

我别过脸去,笑出了眼泪。

这就是我五年来朝朝暮暮都在想念的女人。

这就是我要的真相。

我被背叛得如此彻底。

哈哈!

好一个良善之人。

这是被戴了绿帽子还得善良大度的意思呗。

“沈玉,你听好了,是我许兰舟不要你了。

下一刻,抬头看向长公主,一字一句道“许兰舟从此以后就是长公主您的面首了。

小说《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当驸马哪有做女帝面首香?优质全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