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全章节我重生成了真千金的婆婆

>

全章节我重生成了真千金的婆婆

林茉 著

小说推荐 我重生成了真千金的婆婆 林茉周煦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我重生成了真千金的婆婆》,这是“林茉”写的,人物林茉周煦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我是爸妈收养的假千金,真千金被找回来后,爸妈对她万般宠爱。可她却为了攀上周煦,害死了全家。她想带着林家所有的财产,嫁入周家。可她不知道,周煦是个妈宝男。而我这个假千金,重生成了她婆婆。......

来源:yylrsj   主角: 林茉周煦   更新: 2024-03-30 17: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我重生成了真千金的婆婆》是由作者“林茉”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商人重风水,网上有人说这林家女儿不吉祥,我怕刚进门,我家就遭了火灾,天灾怎么躲得过呢?”“天灾”两字,我重重强调,又意味深长地望着林茉。林大伯也是个人精,他推搡着林茉:“别在这碍周总的眼,出去!”林茉眸光愤恨,被推得踉跄,跌出门外。林大伯反手关上门。“周总,这未必是天灾啊!”我抬眸示意他继续说...

第2章

“周总,小辈不懂事。他推了一把林茉,“还不快给周总道歉!

林茉抿着唇,不甘心,却不得不鞠躬“周总,是我失言,给您带来了麻烦。

我不说话,静静看着两人表演。

林大伯东扯西扯,我沉声道“若是没事,还请两位出去。

林大伯面色一变,终于进入正题,他觍着脸把林茉拉到前面“周公子和林茉两情相悦,不如周总成人之美,全了他们俩!

我轻笑。

若是林茉自作主张,把林氏和自己一同送出去,与旁人无关,这老家伙可不会同意。

但要是长辈做主,两家联姻,这就不一样了。

林大伯见我神色松动,又接着道“林氏可以作为她的嫁妆,一并送进周家,周总您看怎么样?

我点点头,看着他“那林家要什么彩礼呢?

林大伯嘿嘿笑着“就要周氏百分之一的股份,别的什么都不要。

他搓着手,紧紧盯着我,眼里冒着期待的光。

我笑着看着他,一句话不说。

他脑门冒汗,试探道“那……零点五?

我嗤笑“菜市场砍价呢?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冷下脸,抬眼瞟林茉“什么东西,也配进周家?别说帮着周煦打理公司,连当个花瓶都不够格!

林茉忍不住后退一步,垂着眼眸,攥着拳头。

林大伯不悦地瞪了一眼林茉,把她扯开,又弯腰笑着“那我有个女儿,比她好看,一直当做淑女来培养的,您看……

我装作感兴趣的样子“哦?是吗?

他连连点头“要不我现在把人叫来?

我故作无奈叹口气“还是算了。商人重风水,网上有人说这林家女儿不吉祥,我怕刚进门,我家就遭了火灾,天灾怎么躲得过呢?

“天灾两字,我重重强调,又意味深长地望着林茉。

林大伯也是个人精,他推搡着林茉“别在这碍周总的眼,出去!

林茉眸光愤恨,被推得踉跄,跌出门外。林大伯反手关上门。

“周总,这未必是天灾啊!

我抬眸示意他继续说。

“这林茉一回家,父母姐妹就没了,林氏就落她身上。很可能是她做的!

我摇摇头“没证据的事,不要乱说。

他直起身,目光坚定“周总放心,我这就去调查!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他为了利益,必然会不遗余力证明火灾是人为,而且先入为主觉得与林茉有关。

这比我让人调查有效多了。

6

然而周煦刚到公司找我汇报工作,出去就被林茉堵了。

林茉在他面前哭。

说自己太自卑了,不是故意说那些话引导人网暴我。

求周煦不要躲着她。

可周煦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工作,根本没注意网上的事,听她一说,反而上网搜。

林茉慌张地阻止他。

周煦看完了却并不生气。

这段时间他成长了许多,况且我跟他说“林氏经营得很好,只是最近有些动荡,如果能免费收入囊中就再好不过了。周煦,你是商人,学会运筹帷幄。

他是聪明人,学得很快。

林茉紧张地打量他,他却收起手机,反而安慰起林茉“妈不是不讲理的,我也会帮你说好话,这段时间,我带着你,你好好表现。不会经营也没关系,我教你,或者你当全职太太也可以。

林茉愣了半晌,欣喜若狂“真的吗?周煦哥哥你真好!

她紧紧抱住周煦,周煦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她。

晚上,周煦来书房找我,有些不安“妈,你说,我这样做,真的好吗?

我抬头看他,他渐渐有了沉稳的样子,但还不够成熟。

“你记住,你是商人。况且,我们虽然逐利,但也讲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林茉在媒体前卖惨,股价跌了多少,你知道的。这笔账,还没讨回来。

林茉用舆论攻击我,最后被舆论反击。可公司同样受创,却一时难以挽回。

周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们那小公司,也差不多能填我们的损失。林茉骂您,我也生气,顺便让我出出气。还是妈识人准,我以前都不知道她是这种人。

我没告诉他,他不知道的还多着呢,林茉可比他想象中狠毒多了。

反正这一段时间下来,他那点情谊早就被冲淡了。

7

之后的宴会,我都让周煦带着林茉出席。

圈里明眼人都知道,我看不上林茉,而周家是我说了算,所以那些太太小姐都瞧不起林茉。

周煦跟人谈事情,故意落下林茉,她一落单,各家千金就开始捉弄她。

被酒泼,已经是家常便饭。

被推下泳池,也不下五次。

周煦往往等她被欺负完,才缓缓出现,给她披上一件外套。

林茉总是哭着指认那些人,周煦却故作抱歉地告诉她,他还没掌权,什么也做不了。

他总让她再等等。

然后带她去逛商场,作为弥补。

林茉为了周夫人的位置,就这样忍了下来。

我冷眼旁观。这还不够,让林茉主动把林氏送给周煦,还不够。

周煦带着林茉跟我吃饭,当着她的面对我说“妈,茉茉已经改变很多了,您对她态度好点。

我微笑着点点头“看着是不错。

林茉娇羞地低下头。

我端起茶杯浅啜一口“周煦也不小了,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

林茉惊喜地看看我,又看看周煦,周煦宠溺地对她一笑。

我话锋一转“贺家小姐前几天回国,常青藤毕业,回来就进了公司基层锻炼,性格大方,我约了周末跟她一起吃饭,周煦,到时候你也来。

林茉的表情逐渐凝固,不可置信道“您不是对我满意了吗?这是什么意思?

“你也知道我管理着周氏有多不容易,像周煦这样的身份,婚姻也不能全凭他做主,总要考虑利益。我和蔼地笑着,“当然你也不必灰心,毕竟你与周煦关系好,若是你有经济价值,那我肯定首选你。

林茉勉强扯起一抹笑,犹豫道“我只有林氏,不知道您看不看得上?

“你看起来不太愿意,我也不强人所难。我放下茶杯,慢悠悠道。

她立刻反驳“不是的,只是现在那些叔叔伯伯全来抢林氏,我就算想转让股权,他们也处处阻挠。

说着,她担忧地看了周煦一眼“而且,大伯还想把堂姐叫来。

“你要是真心想做,有什么做不到的?况且,连这点小麻烦都处理不好,我怎么相信你?你既然是周煦喜欢的,我也提前告诉你,周末跟贺小姐见面后,对方要是同意,我们立刻就定下婚约,到时候你拿出再多的诚意,那也没用了。

我拿起包起身“行了,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你好好考虑。

8

我当然知道那群老油条处处阻挠,还一直监视她。

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股权转让协议。

折腾她这么多天,就是要她下定决心,自行解决那些麻烦,再把林氏奉上。

林茉四处奔走,避开那些亲戚,可总在关键时候被拦下。

她打电话给周煦,周煦态度冷淡。

“明天我就要见贺小姐了,你没能力坐上周夫人的位置,我也不勉强,我们还是别再联系了。

林茉正要哭,周煦就把电话挂了。

他看着我,问“妈,她能成功吗?

我笑道“人被逼到绝境,什么都做得出来。她无依无靠,只能傍上周家,仅此一次机会。

我拿过周煦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林茉发过去。

“周六晚上七点,曼达餐厅牡丹包厢,勿回。

而林大伯那边一直拖着警方不给结案,现场勘查了好几次,据说有了点眉目。

对林茉的监视也稍微放松了。

周末晚上,餐厅包厢里,只有我和周煦。

我静静地等着。

没有什么贺小姐,只是一个幌子,逼林茉下决心的幌子。

离七点还有一分钟时,包厢门猛地被推开,林茉气喘吁吁,手里攥着股权转让协议。

“周煦,你快签!

她递上笔,却又顿住。

“你们不会反悔吧?

我漫不经心道“那你拿走吧,一会儿贺小姐就来了,贺家的企业可比你家大。

也许是我的态度刺激到她了,她咬咬牙,狠心把笔往前一推“签!

周煦飞快签上名字,慢条斯理合上笔盖。

林茉露出了笑容“我就是周夫人了!

我拉着她坐下“别急,还没订婚呢!这几天让周煦带你挑挑婚纱,订个酒店,还要宴请宾客,既然是你的订婚仪式,应当由你做主,一定要让你终生难忘。

林茉高兴地攀着我的手臂“谢谢妈!那……贺小姐?

我当着她的面发了条消息“这就取消。

9

林茉再次跟着周煦出席宴会时,扬眉吐气了许多。

她将曾经欺负过她的人都报复了回去。

红酒兜头泼下,把人锁在厕所里再浇水下去,踹人进泳池,在酒杯塔前绊人。

她将自己要跟周煦订婚的消息大肆宣扬,被她欺凌的人敢怒不敢言。

碍于周家的面子,甚至还上门赔礼道歉。

我统一回复“小孩子玩闹,过了这阵子就好了,到时冤有头债有主,再算账也不迟,现在就让她乐一阵子,别坏了人家美梦,毕竟是个孤女。

他们将信将疑,见我如此笃定,也暂且按兵不动。

林大伯得知消息,急着问我“不是看不上她吗?怎么还订婚了?林茉是不是把林氏股份转让了?

我给他倒了一杯茶“稍安毋躁,如果她因为什么事,不能订婚,换个林家女儿也是一样的,到时候周氏的股份,是给我儿媳的。

他拧着眉头“下周就要订婚了啊!这怎么来得及?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他深深看我一眼,重重点头“周氏可别食言!

我但笑不语。

对这种人,我食言又如何。

林大伯回去后,加快了速度,又增派人手进行调查。

他发来一段监控,是林茉在便利店买打火机。

我爸妈都不抽烟,林茉也不抽烟,家里也没有要用打火机的时候。

可单凭这一点,证明不了什么。

我独自开车,回了被火烧毁的别墅,我要亲自查看。

自我重生后,我都没有回去看过,连父母的墓园也没去过。我不敢去,我总是能想起新闻里一闪而过的烧焦的尸体。我也怕被人察觉出什么端倪。

有时我仿佛还能感受到火燎皮肤的痛觉。虽然吃了安眠药,可火烧起来的时候我已经醒了,却昏昏沉沉,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火势蔓延开来。

我甚至听到林茉恶毒的笑声。

她是把油泼到我床上,直接点燃了被子的。

我骤然想起几个线索。

林茉的安眠药是因为她失眠,爸妈带她去医院开的,具体数量医院是有备案的,林茉根本就没吃完一个疗程,就算药放在她房间被烧成了渣,也能算出数量。

而家里的油,只有厨房的几桶食用油,林茉要泼满两个房间的床,用的油不会少,可我家不久前才买过几桶油,超市还能查到记录。

我立刻打电话联系警方,一起进了别墅查探。

毕竟林茉快成我儿媳了,我关心她家人也是应该的。

10

我换了种说辞,暗示我的想法。

警察在两个卧室里捡到烧成碎片的打火机和油桶,在林茉房间的床头柜找到一些药渣。

其余的我不说,他们也知道该怎么查。

林茉,你的死期到了啊。

第二天就是订婚仪式了。

林茉请了很多人,声势浩大。

她挽着周煦的手臂,笑意盈盈站在台上,身后的大屏幕放着她和周煦的合照。

酒店的灯闪了一下。

屏幕上的画面切换,一张张放出林茉欺负别家小姐的照片,众人的脸都打了马赛克,只露出林茉得意张狂的笑容。

台下窃窃私语,几道愤怒的视线直直射向林茉。

林茉慌张地看我“妈,这是怎么了?你快叫人处理啊!

我冷漠地坐着“那难道不是你吗?作威作福,胆子真大啊!你这样的,我可不敢要来当儿媳。

她求助地看着周煦,周煦却拂开她的手“我听妈的。

林茉眼眸猩红,瞪着我“你不是说林氏给你们,就娶我吗!

“杀人犯,周家要不起。我站起身,一步步走近她,“你半夜放火,烧了林家别墅,烧死了你爸妈和你妹妹,第二天就拿着林氏说要嫁入周家。

“林茉,你这个杀人犯!我近乎吼出这一句。

数日来压制的情绪瞬间爆发,我紧紧捏住拳头,恨恨地盯着她“你贪玩被拐走,林家夫妇找了你十年,你怎么敢怨恨他们?林莉与你无冤无仇,自你回家后敬你爱你把你当做姐姐,你又凭什么恨她?你怎么敢杀了他们!

林茉惊惧地后退一步,睁大了眼睛“你、你到底是谁!我没有!我没有杀人!不是我干的!都是意外!

众目睽睽下,我不能说出我的身份。

我深吸一口气,编了一个谎“我孤立无援时,林夫人曾帮助过我,她死得蹊跷,我怎能不怀疑。这一查,就查出你这个杀人凶手来!杀父杀母,天理难容!

林茉背贴着墙,却突然冷静下来,她嘲讽地笑“你说我杀人放火,证据呢?你这是诽谤!就算是周总,也不能空口白牙污蔑人吧!

她很自信,笃定所有证据都被一场大火烧得一干二净。

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哪有这么好的事。

我看向门口“证据,这不就来了吗?

满堂喧哗都在警察进来那一刻安静下来。

众人齐齐盯着警察,一路走进来,走到台上,亮出证件,又拿出手铐。

林茉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怎么可能?不应该……都烧没了才对……

她突然扭头瞪我“是你!是不是你,伪造证据!你就是讨厌我,不想我嫁进你家,故意编造谎言来骗我!你自己没老公,还不允许你儿子没妻子!

一向绅士有礼的周煦抄起一包纸巾,冲上去塞她嘴里“闭嘴吧你!

林茉呜呜呜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又有人趁机上前抽她巴掌,警察嘴上说着别动手,却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林茉最后被带走时,妆全花了,脸也肿得不成样子,头发乱糟糟的,白色礼服上好几个黑脚印,裙摆被撕成布条。整个人像刚逃难一样。

我脱力地靠在墙上,目送一行人走远,嘲弄地笑了一声。

爸妈,我给你们报仇了。

11

我驱车到墓园,抚摸着墓碑,喃喃道“爸妈,我终于能来见你们了,之前没抓到这个杀人凶手,我没脸来祭拜。你们不会怪我的吧,把你们亲生女儿送进去。你们这么辛苦,找了她十年,到头来她却被养女送进监狱。

风吹动墓前的小花,轻轻摇晃。

我轻轻触碰,淡淡笑了“正好她下去,跟你们团聚。不管你们怪不怪我,但我不后悔,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她根本不配当你们的女儿。

我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最终都消散在空气中。

天色已晚,夕阳余晖落在相依相伴的两块墓碑上。

我站起身,却看到不远处周煦站在树下。

他遥遥招手。

车上,我沉默着不知如何开口。

他打破僵局“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跟她不像。

她,是说周鸢。

“她从来都只忙着事业,从来不主动管我。但我要是问她要什么,她都能给我。久而久之,我总是什么事情都喜欢找她,好像这样,才能证明,我还有个妈。

周煦自嘲地笑了笑。

“你不一样,你会教我怎样当好一个商人,会鼓励我,会关心我。你没有那么冷漠。但你对着林茉的时候,总是藏着一丝恨意,我能感受得到。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无论是谁,总不会是坏人。现在看来,你是林莉吧?也才二十岁,跟我差不多大。竟然像一个长辈一样。

他笑着,却透露出悲伤。

我伸手拍拍他的肩“你妈妈也挺关心你,她是过度劳累猝死的,跟我死在同一时刻。我知道她的记忆,她总想把一切都安排好,让你躺着也能荣华富贵一生,什么都不用考虑。她总觉得亏欠了你。

周煦抬手盖住眼眶。

我语重心长道“这样吧,你就还当我是你妈,你叫我一声妈,你就是我的好大儿!

周煦“扑哧一声笑出声“别占我便宜。人前我可以喊你‘妈’,私下里我可叫你名字。

我沉思片刻,又道“要不然,你到我墓前拜拜,就当那是你妈了?

他翻了个白眼“算了吧你!

12

林茉被检察院起诉,案件公开审理。

我跟周煦一起守着屏幕,直到法官下了判决——死刑。

那天艳阳高照,真是个好日子。

周煦拍拍我“林莉,我爸当年辜负我妈,我一直都不知道他是谁。既然事情都结束了,不然你给我找个后爸呗?我妈生我时十六岁,现在还不到四十岁,风华正茂呢!

我也拍拍他“好小子,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儿媳妇?我还想着抱孙子呢!无痛当妈,再当奶奶,一生圆满啊!

小说《我重生成了真千金的婆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章节我重生成了真千金的婆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