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被虐惨,重生后我换个母妃掐腰宠文章全文

>

被虐惨,重生后我换个母妃掐腰宠文章全文

长乐 著

小说推荐 被虐惨,重生后我换个母妃掐腰宠 长乐翠儿

主角是长乐翠儿的小说推荐《被虐惨,重生后我换个母妃掐腰宠》,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长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前世为了妹妹,亲手让渣男远离她。结果妹妹却因此自戕。母妃从此记恨上我,赐我牢笼,赏我千刀万剐。行,好好好。重生后,我换个母妃宠。让你们自己自食恶果。只不过,这新换的小母妃,怎么又娇又馋嘴?「你说等你父皇仙去,真的会给我召百八十个男宠吗?」我微微一笑,将人揽入怀里。「真的,会让母妃受一受儿臣的一片孝心的。」......

来源:yylrsj   主角: 长乐翠儿   更新: 2024-03-30 16: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被虐惨,重生后我换个母妃掐腰宠》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小说推荐,作者“长乐”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长乐翠儿,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母妃没有怪我,可后来,她一朝登基。将我囚于牢笼,赐我千刀万剐。「若不是你,你妹妹不会走上绝路。」再睁眼,我重生了...

第一章:重生

细作蛊惑了妹妹,妄想借此逼母卖国。

我先行一步拆散了他们,妹妹承受不住,悬梁自戕。

母妃没有怪我,可后来,她一朝登基。

将我囚于牢笼,赐我千刀万剐。

「若不是你,你妹妹不会走上绝路。」

再睁眼,我重生了。

1

「噗」的一声。

刀剑又割断我身上的一处筋肉,血红色带着花白。

疼到极致的时候,我恍惚笑了出来。

见我还在笑。

母妃亲自夺过行刑者的刀,一刀捅进了我的心上。

「你还在笑,你凭什么还有资格在这里笑,若不是你,我的长乐就不会死,她那么娇气的人,到底有多绝望才会悬梁自戕!」

「都是因为你!」

看着母妃狰狞痛恨的脸,我这才懂了明明这些年我们母子情深,可她却在我辅佐她登上帝位的第一天。

将我囚于牢笼,赐我千刀万剐。

原来是因为妹妹啊。

可母妃不知道,当年虽然是我设局拆散了妹妹和她的心上人,可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是敌国细作!

他知母妃爱妹妹,妄想妹妹生命威逼母妃成为他的叛国傀儡。

我张了张嘴,血落在衣领上,连话都说不出来。

母妃发泄似的连捅了我数十刀,恨恨道「去死去死,从头到尾死的人就应该是你才对!」

「若不是你,长乐和她夫君便是我最得力的臂膀,若不是你,你妹妹现在是最幸福的!」

「你万死不能辞其咎!!」

2

「啊!」

我一下子从桌边惊醒,瑟缩了一下,看着眼前是我十八岁住的寝殿。

瞬间,才稳住了心神。

是了,我已经重生回到最开始,现在的母妃还不是我的母妃。

不会有人捅我刀子了。

宫女听到动静,便匆匆忙忙走了过来。

「殿下,您休憩好了么?」

我拢了拢外衣,看着宫女,「怎么了?」

宫女连忙招呼了身后的太监,替我洗漱换衣,她笑语盈盈地说。

「太子殿下您忘了么?」

「皇上今日要给您选母妃,您若有喜欢的,皇上肯定就应允了,上次您不是说想要静妃来当您母妃么?」

我眸底荡了荡。

静妃,纳兰氏,也就是我上辈子的母妃。

前世,纳兰氏和母后情同姐妹,平时对我照顾良多。

我是太子殿下,不能没有母妃,母后病去后,父皇就让我自己选一母妃。

我义无反顾选了她。

母子十六年,只要纳兰氏想要,我什么都给,真心将她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对待。

甚至将长乐妹妹视若同胞。

纳兰氏也因着我的关系,一路得了扶持,执管凤印。

长乐去世后,我对纳兰氏更加纵容,我无心权势,她想要帝位,我便双手奉上。

如今想来,却道是愚不可及。

亲生骨肉又怎么跟旁人子能相提并论的呢?

我嘲弄勾了勾唇,站起了身子穿戴好衣服,便往外走去,身后的宫女紧跟其后。

3

选母会上,我姗姗来迟,父皇一见到我,便把我拽在身边。

父皇和母后相识总角之交,感情蝶深,纵然父皇上位后,后宫佳丽三千,可母后的地位仍然不为所动。

而我是母后唯一的孩子,自是在父皇心中最受疼爱。

父皇拉我坐在台上,笑吟吟拍了拍我,悄默着和我说话。

「太子,你上次说想要纳兰氏为母妃是不是,父皇回去想了想许久,她虽出身不高,品行也不及贵妃尔等,但好歹这些年来对你照顾很多。」

「便允了你吧。」

指间摩挲着指腹,我眸色往台下的纳兰氏看去。

十几位在宫中称得上名号的妃子,此刻便错落有致的坐在台下,暗暗紧张地等着我的挑选。

尤其是纳兰氏,那张清丽绝尘的脸此时盈满了窃喜,回望我的目光之时,更是胜券在握。

一下子把旁人的光辉都夺了去了。

前世,我就极其喜欢纳兰氏这样,光辉夺目。

可谁知她的辉艳之下,藏着嗜血的心。

牢笼磋磨我的那些天,她亲口承认为了那帝位,亲手把孱弱病床的父皇活生生闷死。

还眯着那双美目说。

「你知不知道你父皇死之前,嘴里还念着你的名字,说影儿,影儿……哈哈哈哈他是死不瞑目,到死都在担心你啊哈哈哈。」

「在你父皇含冤死后,你抱着我哭诉,抱着自己的杀父仇人哭,哈哈哈笑死人了,一想到这个画面,我就觉得太过瘾了。」

「你们都得为我的长乐赔罪。」

4

癫婆。

我心中暗骂了一句,再看向父皇之时,坚定摇头。

「父皇,你上回听错了,儿臣说的是决不选静妃娘娘。」

父皇蹙眉,也不生气。

「那你要谁?」

我往台下遥遥一指,颇有些随手点金的意思。

「就……她吧。」

众人气泄,以为我指的方向就是纳兰氏,顿时一片唏嘘。

「打头开始便知道,太子殿下一心想要纳兰氏作母!」

「争呗,谁争的过她呀,一进宫就得先皇后赏识,作了大女官,不到两年就得宠生了公主,一路顺风顺水。」

「早知是陪跑,今日我便不费尽心思穿戴出门了。」

旁人越酸,纳兰氏的笑意就更明显,她正要谢恩行礼。

却听我懒懒散散说了一句。

「误会啊,我指可是静妃娘娘旁边的魏贵嫔。」

!!!

全场安静!

纳兰氏微扬的嘴角硬生生也同时僵了下来,一副不敢置信瞪着身边的魏贵嫔看。

魏贵嫔见所有人都盯着她看,有些尴尬地放下手边的糕点。

抹了抹油乎乎嘴边,一下子吧唧就跪了下去。

「皇上明鉴啊,出发前您说好了我是重在参与,重在参与的!」

「谁听说过自己儿子和娘亲一样大的,这太离谱了皇上,皇上您三思啊皇上……」

魏贵嫔有些激动,一边说着还冒起了哭腔。

仿佛给我做母妃是莫大的折辱。

身边的宫女见状,默默低声与我说「殿下,您不知道吗?魏贵嫔出身名门,性子讨喜,先皇后病重时最喜欢她,魏家便把贵嫔送进了宫。」

「先皇后逝后,皇上可怜贵嫔,说只要魏家再立军功,贵嫔就能出宫。」

「如今眼见着魏将军就要在边境立功了,却成了您母妃,怕是一辈子都不出来宫门了,难免激动了些。」

父皇也点头,状似也有意为魏贵嫔开脱。

「她年纪太小了,当不得重任,依朕看,静妃便不错。」

「你母后病重时,大事小事都是她为你操劳,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也一清二楚,朕觉得很好。」

5

父皇说的话,立马让纳兰氏挺直了腰板。

她看向我的目光,微微带了些受伤。

「皇上谬赞了,这些都是臣妾应该做的,往日殿下总会说臣妾像先皇后,所以便以为殿下会选……」

「唉,此事强求不来。」

纳兰氏身后的宫女应景地说了一句「可是娘娘,您不是还给殿下亲手织衣,伤了……」

纳兰氏轻斥「住口,莫要多嘴。」

宫女咬牙状似委屈,她们看着我的目光,仿佛我不选她们,便是冷漠无情,狼心狗肺。

我嗤然一笑。

前世怎么没看出来她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心计深远了。

她不是真的要当我母亲。

她要的是那至高无上的地位,而我确是她最好的踏板。

我慢慢走向台下,迎着纳兰氏的目光,在她的面前扶起了魏贵嫔。

「对啊,强求不来,就比如现在,我看着魏贵嫔,就觉得她宛如我亲母在世,浑身上下散发着对我的母性光辉。」

纳兰氏脸色难看至极,手帕几乎扭成了麻花。

魏贵嫔指了指自己。

「我?十八岁?对你有母性光辉?」

我委以重任拍了拍她的肩,「你看啊,我没娘,你没儿子,你我之间不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母子?」

魏贵嫔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身边已经嫉妒到癫狂众嫔,脚一下子软了下来,却被我又硬生生扶住。

我笑意盈盈,宛如狐狸藏刀。

魏贵嫔几乎是要哭了,抓着我袖子说。

「天造地设不能这样用的,臣妾做不到啊……」

「不,你可以的,母妃。」

「不不不,你别乱叫,我我……」

最终,纳兰氏忍无可忍下意识喊了一句「够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纳兰氏这才惊觉她刚才说了什么,一下子笑地勉强。

看向魏贵嫔的眼神,几乎能杀人。

「妹妹这般推诿,真的很显得旁人的争取很可笑呢。」

魏贵嫔一下子脸更委屈了。

扭扭捏捏。

「你嫌我推诿,你去当啊,这福气给你要不要啊。」

「你根本就不懂我!」

当场,纳兰氏脸色气得青黑。

差点站不住脚。

我没忍住噗嗤一笑。

结论。

傻白甜专治老妖婆。

6

父皇到底顾念着跟魏家有约定,并没有直接应下我的选择。

而是让我再考虑考虑。

明里暗里的表示纳兰氏做我的母妃更为不错。

纳兰氏仿佛是听到了父皇支持她的风声,认定魏贵嫔不是她的对手,平日对她的态度更加肆无忌惮。

闹得魏贵嫔见着纳兰氏就想要跑。

实在是跑不了,忍不了,魏贵嫔的嘴就没把门。

「你少说姐姐妹妹的来阴阳我,按年龄说,你都要当我姨了,按辈分说,我是殿下钦定的老母亲,你就是个妾!」

「小嘴再叭我偷吃糕点的事,我让皇上评评理,我一天吃八顿怎么了?当初在大明湖畔上,先皇后也夸我能吃是福。」

「真的是年纪没我奶大,尽操心我奶的闲事。」

闻言,纳兰氏当场差点气厥过去,喊着要打她。

追着她绕了三圈御花园。

这些谈资,传得后宫腥风血雨,就在这胶着之际。

长乐登门拜访了。

她一来就先抹了抹脸,气急败坏地在我面前坐了下来。

「皇兄,你怎么不让母妃入选,从前你我一起长大,我们不是说好了,要让我母妃来当你的母妃,我们要永远一直在一起!」

「你凭什么说反悔便反悔,难不成这些年母妃对你的好,还比不上一个成天除了吃就是睡的贱人吗?你知不知道她都快要骑到母妃头上了!」

「母妃伤心地夜不能寐,你就不心疼么?」

她的袖子一甩,像平时一样朝我发脾气。

一副替纳兰氏在选母会上受的委屈,表示的不满。

但可惜。

我已经不是从前宠她如命的皇兄了。

7

我轻嗤。

「跪下,这是你对本殿下的态度?」

长乐错愕。

身边的公公立马领会我的意思,押着长乐的手臂,硬生生把她摁在我面前,跪了下去。

「公主,得罪了。」

长乐不停挣扎,开始叫了起来。

「贱奴才!不准碰我,放开我!放开本公主!」

「皇兄,你让他们都放开!」

我没有叫停,长乐忽然不知自己想了什么,恍然大悟的道。

「皇兄,你这般对我,对母妃,难不成是因为上次我不听你的话,和萧郎分开?」

萧郎。

我这下也反应过来,对啊。

此时长乐正跟萧肆那细作打得火热,上一世我苦口婆心劝她。

却被她说是,见不得她幸福。

还让纳兰氏误解我,冷了我几天。

这辈子?

去他的吧。

我摇了摇头,「怎么会呢,都过去了,妹妹喜欢谁,为兄自然欢喜,只不过我到底是太子,是容不得你这般在我面前没规矩。」

「所以,翠儿,打烂她的嘴。」

小说《被虐惨,重生后我换个母妃掐腰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被虐惨,重生后我换个母妃掐腰宠文章全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