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优秀文集贾太太是我的真太太

>

优秀文集贾太太是我的真太太

陈圆圆 著

小说推荐 贾太太是我的真太太 陈圆圆方方

火爆新书《贾太太是我的真太太》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陈圆圆”,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撞破了青梅竹马未婚妻陈陈圆圆和投资方贾总的丑事。他们不但毫无悔意还联合起来诬陷我。至使我在狱中蹉跎十年。出狱后不知内情的父母指着陈圆圆和她身旁的孩子方方说[这十年多亏了陈圆圆,你出来了可得好好补偿他们娘俩。]那是自然,我要亲手把这些魑魅魍魉都撕碎,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来源:yylrsj   主角: 陈圆圆方方   更新: 2024-03-30 16: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陈圆圆”又一新作《贾太太是我的真太太》,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陈圆圆方方,小说简介:]那是自然,我要亲手把这些魑魅魍魉都撕碎,夺回属于我的一切。01[儿子今天你出来是个好日子,我们去买个彩票,讨个喜去去晦气。]监狱门外我看着两鬓斑白的父母心中酸楚,同意了他们的提议。没想到走了半辈子霉运的我,终于也被命运女神青睐了一回...

第1章

我撞破了青梅竹马未婚妻陈陈圆圆和投资方贾总的丑事。

他们不但毫无悔意还联合起来诬陷我。至使我在狱中蹉跎十年。

出狱后不知内情的父母指着陈圆圆和她身旁的孩子方方说

[这十年多亏了陈圆圆,你出来了可得好好补偿他们娘俩。]

那是自然,我要亲手把这些魑魅魍魉都撕碎,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01

[儿子今天你出来是个好日子,我们去买个彩票,讨个喜去去晦气。] 监狱门外我看着两鬓斑白的父母心中酸楚,同意了他们的提议。

没想到走了半辈子霉运的我,终于也被命运女神青睐了一回。中了一千万大奖。

虽不及被陈圆圆控制我公司资产的十分之一,但也足够我东山再起。

[沈哥,我们还没办婚礼,孩子都长这么大了,是不是该补办一个。]

陈圆圆刚见我时脸上的冰霜全被这一千万融化。

[那是自然,在此之前我们先办个party。]

我要让当初害我的人都知道,向他们讨债的人回来了。

宴会上一位女士举止大方,深受长辈们的喜欢,但她眉眼间似有化不开的忧愁。

[沈哥,这位是贾太太。]这样贤良的人怎会是老贾的太太。

[贾叔叔。]被陈圆圆浇灌的像个肉球似的方方见到老贾亲切的跑去抱住他。

[这孩子不愿意叫我爸爸,倒是和贾总你亲的很。]

[小沈你刚回来,孩子对你还不熟,就别为难他啦。]

[对呀,沈哥,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多亏贾总照顾我们母女。

孩子对他亲你别介意。]陈圆圆接话。

[怎么会,这段时间确实辛苦陈圆圆。以后公司的事交给我,不用你操心。你好好的做我的富太太就行。]

陈圆圆刚想出言留下公司的权利被一阵嘈杂打断。

转头看是她家的大胖小子想捞泳池里的小黄鸭玩,结果自己掉了进去。

[这狗崽子也不知道随谁,笨手笨脚的。]

我调笑着看向老贾和陈圆圆。

陈圆圆一阵尴尬,急忙跑去看她儿子。

他们迟迟不回,我去客房查看。听到老贾抱怨。

[你听听,小沈说的那是什么话,骂谁是狗呢?他是不是知道了?]

[不会,那个傻子还要和我补办婚礼呢。几句玩笑话而已,有什么不能忍的。他帮你养儿子,儿子在继承家产,最后还不都是我们的。]

02

刚回到公司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我没有进行人事变动。而是悄悄地发展子公司,在那里培养我的心腹,秘密调查陈圆圆掌管公司时的账务。

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我对方方的身世装作毫不知情,每天接送陪玩,按他们的想法和他培养感情,继续扮演那个傻子。

我刚到到校门口,就看到方方拽着一个女生的辫子往前走,硬是把人家拉倒了。我急忙上前想看看小女孩伤到没有,恰好碰到扶起她的女孩妈妈,原来是贾太太。

[贾太太,实在不好意思,方方太调皮了,我回去一定教育他。]

贾太太看到是我面露难色,只说了句不必了就带着小女孩匆匆离开。

一般被欺负的孩子家长都会讨要一个说法,贾太太却仓惶离开,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想替方方道歉多次接近她。

她看我诚心实在不忍,出言提醒。

[你的情况我知道,其实你不必替方方道歉。

该好好管教他的另有其人,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莫不是她也知道方方不是我的儿子。与其胡乱猜测,我打算直接问她。

[你知道方方的身世?]

是的,她不仅知道方方不是我儿子,还知道他是老贾和陈圆圆的孩子。

[小小也是她的女儿,难道他就不管么,怎么能这样厚此薄彼。]

贾太太苦笑,缓缓将往事道来。

老贾婚后就在外沾化惹草,为了能拴住他贾太太想和他有个孩子。但是自己又是很难怀孕的体制,无奈选择了人工受孕。

[老贾说他找的人能保证生儿子,不让我到正规医院去做。他们说麻药会影响身体状况,不容易生儿子。就把我按在手术台上硬生生的将拇指粗细的针管从我的下体插到腹部。我疼的冷汗直流,晕死在台子上。当时的我还愚蠢的认为,受的这些苦都值得。]

术后她感染大出血,切除了子宫才保住一条命。

[小小是我从娘家远亲过继来的。我们那里不待见女娃。]

[难怪老贾会放任方方欺负小小。]

[这不是第一回了。我曾找过陈圆圆让她管教方方,换来的永远都是老贾的咒骂。]

[老贾竟然在你面前毫不避讳他和方方的关系。]

[对老贾来说我就是他每月定期付款长期租赁用来装点门面的贾太太。对我,他自然毫无避讳、为所欲为。]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和老贾离婚?]

[老贾不同意,我的家人不允许,也和我闹。]

老贾不同意的原因我自然知道。我进去后,陈圆圆盯他盯的紧,他离婚后必然要和陈圆圆结婚。到时清汤寡水的日子他怎么受的了。

但她的家人怎么能忍心见她过这种苦日子。

03

匆匆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你在哪呢,你弟弟的新房今天要交尾款,你怎么还不来。]

[妈我有点事耽误了,这就过去。]

贾太太面色尴尬,我提出送她过去,她一时也找不到车,就同意了。

[姐,你怎么才来呀。就是合同里的账号,你赶紧把钱给人转过去。

你侄子的游泳课也该交钱了,你别忘了。

你在给我点钱,我和你弟妹出去逛逛给她买件新衣服。]

他弟弟刚递过来合同就又伸手要钱。

[我的贾太太,你可终于来啦。

厨房里我们吃完饭的碗筷还没刷,你刷一下。

还有那些换洗衣服,好好收拾收拾,我和你弟弟他们去新房看看。]

老太太连看都没看贾太太一眼,布置完任务就急匆匆的出了门。

估计根本没留意我这个和她女儿一起出现的外人。

[现在你知道我家人为什么不同意我离婚了?

我对他们来说我就是提款机。他们怎么会允许提款机离开银行呢?]

[这帮吸血鬼完全不管你的死活,你为什么还要考虑他们的意见?

为自己活一回不好么?]

[怎么才算为自己活?]

贾太太的小心翼翼探寻的眼神看的我心疼。[我教你。]

04

自那之后我长约贾太太出来散心。

她让我别再叫她贾太太。她有自己的名字,叫小蕊。

她生日那天我选了一家精致的西餐厅为她庆生。她说这是十多年来第一次有人记得她的生日。

借着暖暖的烛光,我想起初次见她时她沉默寡言,淡淡的眼神透露着无形的伤痛,让人感觉她心如死灰。像冰山一样的女人实际上却是最容易接近的。

餐后我们走在昏暗的小路上,我把她挤到墙下。由于长时间的行走,她的脖颈浮起一层细密的汗,脖子左边的痣鲜红欲滴。我身体里升腾出一种古怪的亢奋。

我知道控制女人是有一定技巧的,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想要怎样就怎样,绝不可以粗鲁,而是要让她心底里觉得这是自己想要的,这样才能让她无比接近心目中幻想的自己。

她的眼神告诉我,我可以拥抱她、亲吻她,她已经解除戒备,任凭我摆布,但我没有那么做。

我想让她多说说她这十几年的生活,说一说她的老公。

她缄默不言。女人不跟自己的情人谈论自己的丈夫原因很少是高尚的,多是害怕自己的情夫生气。我鼓励她,让她更加大胆。

[你都知道,没什么好说的,他只不过和你一样是个男人。]

[不一样,这次你可以拥有爱情。]

她站在我的面前,面泛潮红。

我把她带到我的公寓。她坐在我的床上,略显臃肿的臀跳动着十多年来痛苦婚姻生活的脉搏。我走到她身边从她胳膊下伸手将她搂住。她把脸凑过来,半张着唇。我没有像她期望的那样吻她,而是注视着她。良久,她紧绷的双肩慢慢放松。

我把每一个细节看在眼里,我要把这个夜晚每一次细微的亲密接触都占为己有。两个肌肤温热的接触,驱散了彼此灵魂深处的寒冬。

她是云遮雾绕中的仙女,始终把我捧在手心里。

我们彼此都清楚,这不是逢场作戏。

我们决定把过去从灵魂中抽离出来,放下过去,进献自己。

05

我和小蕊一同去接孩子放学,想把我们要组建家庭的好消息告诉小小。同学都走光了却不见小小出来。我找到他们的教室看到小小无力的跪坐在地,校服凌乱不堪。方方强硬的拽着小小的胳膊提起她半个身子,吐出嘴里的口香糖就要往她头上粘。

不敢想象小小之前经受了怎样的折磨,这彻底惹怒了我,我眼疾手快的多下口香糖均匀的按到了方方头上。还嫌不够,端起黑板旁积攒的粉笔灰一股脑全倒在方方头上。口香糖牢牢的把这些脏污粘在他头上。

[臭小子,被人欺负的滋味好受么?]

估计这个总欺负人的小霸王没想到有一天他自己能被人欺负。

[你既然敢这样对我,我要打电话告诉妈妈。]

正好,该给你们加上上课了。

片刻后,陈圆圆、老贾他们一家三口齐聚一堂。

[沈哥,方方还小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教他嘛]娇嗔的责怪我。

[我就是在教他。这么一看是有点太脏了,来,爸爸帮你清理清理。]

我拽住方方被口香糖粘住的头发,拿起一旁学生用的美工刀,一点一点的锯着。方方的头发短又滑,美工刀无处借力,好几次差点滑到他头皮上。方方被吓的两腿酸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一旁的老贾终于忍不住出声。

[小沈,有话好好说嘛,干嘛跟孩子较劲。你看把他吓的。]

[我教育自己儿子,用得着你管。]

老贾顿时语塞。陈圆圆来打圆场。

[贾总不是那个意思。]

[哦?他什么意思你怎么这么了解?难道方方不是我儿子?]

陈圆圆被我问的憋红了脸,不敢再多言,我见好就收。

[行,那就用你的方法,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来,方方吃个你妈买的糖炒栗子。]

方方迫不及待把把刚出锅的栗子连壳塞进嘴里。他咬下的瞬间,高温强压的栗子在他嘴里爆裂开。炸的他嘴角开花,口水血水横流。

这一幕我是真没想到,你们儿子这么贪吃怪谁。

我于心不忍,提出应该先清洗降温,再去医院,以免毁容。

结果方方听到猴急的冲到停水的卫生间,直接把他的脸埋到了唯一有点清水的马桶里。一时间的缺氧让他脸憋的通红,笨手笨脚的用浑圆的脑袋在马桶壁蹭了好几圈,才挣脱出来。

估计以后碰到小小的每一天,他都不敢在欺负她了。

小说《贾太太是我的真太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优秀文集贾太太是我的真太太》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