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精品推介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

>

精品推介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

林馥 著

小说推荐 林馥岑泽一 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

很多网友对小说《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非常感兴趣,作者“林馥”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林馥岑泽一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我是林馥一手捧红的大明星,她曾说过没了我就活不下去。可是岑泽一提要复出,她没日没夜的围着他一个人转。我知道,那是她的白月光。她求岑泽乖乖回来,对方只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无止境的雪藏我,她为了哄他高兴,答应了。后来,我成了过街老鼠,在他们过着二人世界的日子里,我放弃想念她,甚至纠缠她,只想着静静地韬光养晦。直到我斩获最年轻影帝,执手女神上领奖台。林馥彻底疯了……......

来源:yylrsj   主角: 林馥岑泽一   更新: 2024-03-30 16:3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是作者“林馥”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林馥岑泽一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可我不在意了。这张脸的辉煌,已经时过境迁了。「就这样也挺好,省化妆品了。」才说了一句话,我就饿得脑袋发昏...

第2章

生怕妹妹看到我的伤,我在公园凑合一晚。

我只身来到横店影视城。

比我来得更早的竟是林馥。

一向厨艺笨拙,现在已经能做出一桌子精致的早餐,如此贤妻良母,一点也不像她。

可看到我,又冷又饿,身子颤巍巍的走进保姆车里,没有半句关心,只是轻点语音键,宠溺的叫岑泽能多睡一会是一会。

有一个叫晓晓化妆师认出我,殷切的笑说,我曾举荐过她,才有她今天的地位,听说我终于可以拍戏了,无论如何都要亲自来一趟,她一定会努力遮掩我脸上的伤痕,上镜的时候绝对不影响一点帅气。

可我不在意了。

这张脸的辉煌,已经时过境迁了。

「就这样也挺好,省化妆品了。」

才说了一句话,我就饿得脑袋发昏。

也只有晓晓察觉到,递来她一早想送我的咖啡,我说了声谢谢,下次我请客。

「长得帅,当然省化妆品啦,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你其实很好看吗?那可真是太没眼光了。」

或许她察觉到了我的情绪不高,试图找点别的话题活跃一下氛围。

很快她的目光落在了我的手机屏保上。

「这是你女朋友吗?真是清纯又可爱呢。」

那头的林馥被热豆浆烫了一下,发出一道很细微的叫疼声。

我垂着眼,拿吸管搅动着冻咖啡里的冰块,装作一点也不在意。

「我妹妹,徐安安。」

我的妹妹徐安安,今年读大一了。

原本她跟着我,上最好的学校,穿最贵的裙子。

可是三年前,就在我被雪藏第二天清晨,岑泽带着一群混混把我们从别墅里赶出去,大骂我们兄妹二人不要脸,赖在别人的房子不肯走。

争执之间,徐安安的肩带被扯断了,耳蜗也摔了出去,哭得很伤心。

我气得浑身哆嗦,毫不留情的甩了岑泽一个巴掌,叫他滚。

当天夜里,林馥原原本本的还了我一个巴掌,还残忍的把我赶出门外。

就是那一次,让我彻底死了心。

似乎徐安安就是在那个时候长大了,未成年不能打工,她就在好朋友的推荐下做家教。

一小时有100块钱,她从不敢乱花,而是陪着我一块拘谨节约的过日子。

我自己遇人不淑,不想让她陪着我一块承受这代价,所以这20万我一定要得到。

从头到尾,我只提起妹妹。

林馥好像轻松的舒了一口气,拿东西走了。

我顺手关门,晓晓和其他几个人都感到很疑惑,明明我是林馥指名道姓要的人,为什么对林馥这个态度,不明所以的问起「那林姐呢,你不是因为她才来的吗?」

「以后,我只为我和我妹妹,再没第三个人。」

他们很同情我,忍不住告诉我一些事实。

岑泽跟导演,要联手为难我。

晓晓面露忧愁「铎哥,一定要小心啊。」

果然,镜头还在调整呢,岑泽就来了。

他盯着我的脸「你的妆呢?」

「画了。」

「我不信。」

他粗鲁的擦我的脸。

弄得我痛的要死,「够了。」

晓晓看不下去,说要重来。

「何必麻烦。」不怀好意的一笑。

啪啪给了我两个耳光。

「伤口还是越真实的越自然。」

「徐铎,别怪我,我花了钱的。」

「导演,我改主意了,让他蒙面演。」

我忍住,可魂魄似乎都在抽痛。

林馥视而不见,低头玩手机。

导演尴尬的咳嗽一声,「别耽误了。」

我按照武术指导的要求,完美完成每套动作。

即便有人发出惊艳的声音,导演还是一遍遍喊卡。

「卡,再流畅点。」

「卡,动作……还可以。」

「卡,再来一遍吧,ok。」

岑泽开始坐不住了,「这哪里ok了!」

「明明演的跟垃圾一样!」

导演冷笑,怼他道「你行你上。」

「承认别人的优秀很难吗?」

有几个工作人员也看不下去了。

「没想到岑泽本人是个暴躁狂,粉转黑了。」

「就是,真不明白林馥是不是瞎了眼,珍珠不要,要鱼目。」

「有些人呐,那就是天生的贱骨头,你越是对她好她越是不喜欢,管她呢。」

嘲讽声犀利刺骨,岑泽也羞愧难当的坐回去,只有林馥,小脸一直紧绷着。

一次又一次,我做的越来越好。

三年韬光养晦,反而促使我变得更好。

导演也忍不住赞叹。

「林姐,这可是天生的演员,太可惜了啊。」

我看见了,林馥那不自然的笑,似乎在掩饰着连她都无法察觉的情愫,一种复杂的喜悦。

我回到保姆车上,去拿文件夹里的支票。

拿到它,从此三人之间再无半点瓜葛。

手刚碰到,一个滚烫的杯子就落在我的手背上,我想要抽回手,被人用力按住。

岑泽讽刺的声音响起,「徐铎,警告你,别再出现在馥馥眼前惹她心烦意乱了。」

我冷淡的笑说「你就这么害怕我的存在?不是因为林馥,而是你的地位吧。」

他眼里闪过一丝被看穿的恼怒,将杯子猛一砸,狠狠地把我推出车门外,我失了重心,摔在地上,滚了两圈,手臂,还有脸颊,又添了新伤,疼得我眼角都是眼泪。

想起我发过的誓,我倔强的隐忍这种屈辱感。

「徐铎,你算什么东西?在她心里我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拿好你的臭钱,要多远滚多远。」

他将支票甩飞。

一个清秀靓丽的女人,抱着宠物狗出现,把支票捡起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

「徐先生,初次见面,这是你的东西,请你收好。」

我点点头,看着她虽然气场强大,但是笑容却让人如沐春风,心里感叹还是好人多。

「谢谢你,让你见笑了。」

我倒没什么事,只是岑泽的反应很大。

上一秒还狰狞凶恶得很,下一秒就乖乖的朝着她献殷勤的笑了笑,眼神也是直勾勾的。

「浅姐,你怎么大驾光临了,该不会是为了我……」

她粉嫩的唇角一扬「学艺先学德,傻子才会用这样的演员。」

正好赶到的林馥,一看到女人站在我这边,而岑泽一副吃瘪的样子,断定他受了天大的委屈,不管三七二十一,像个疯子一样发火,「你们合伙欺负他是不是?徐铎,你长本事了,背着我勾搭女人,还狐假虎威的欺负阿泽,他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快过来道歉!」

岑泽对林馥一向是乖乖兔的性子,到了女人面前,反倒对林馥埋怨起来,「这可是云知浅,林馥,你说话客气点,怎么像个泼妇。」

林馥有些委屈的撇撇嘴,「我还不是为了你……」

云知浅瞬间明白来龙去脉,怜悯的望望我。

像及时雨一样,对我温声细语「徐先生,我一直都在关注你,给个机会,吃个便饭,好不好?」

林馥难以置信,无法控制的想要靠近我,却又愤愤然的退回去,她死死咬着唇,那眼神要吃了我一样。

「那么你呢,你对她什么心思。」

我如实回答「仰慕已久。」

云知浅,我想起来了。

内娱的资源一姐,背靠京圈,身价百亿,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佬,而且年轻有为,不论是地位能力还是为人处世都是有口皆碑的。

林馥跟她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是个人都会仰慕她的吧?

何况,她很漂亮,不是林馥那种表面张扬的美,而是从心散发出来的气质与魅力。

能和我站在一边,都是我的荣幸。

云知浅「我也对你仰慕已久了,徐先生,意下如何。」

还没等我犹豫,林馥就表现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徐铎,你真要离开我?」

那语气,好像真的在害怕失去我似的。

我摇摇头「林小姐,我们之间好像没有任何关系吧。」

「姓云的跟你套近乎,你以为是看上你了吗?别开玩笑了,徐铎,全世界只有我肯要你,我再给你20万,给我乖乖留下来。」

「抱歉了林馥,你我的交易早已经结束了。」

云知浅「既然是这样,那么林小姐应该无权干涉徐先生的自由吧?自以为是可是难成大器的哦。」

林馥被说的羞愧难当。

我也懒得替她解围。

岑泽很让人意外,骂林馥丢人现眼。

我不理会他们之间出现了隔阂,而是很欢喜被人如此诚恳的对待。

「那就多谢云小姐盛情招待了。」

「别跟我客气,你喜欢吃什么,我可以让厨师教教我,吃藕盒吧,那个可以消肿破淤。」

她拉着我的手,就这样大大方方的从二人惊呆的视线之中走过去。

我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被她的魅力所感染。

原来,被人关心的感觉这么好。

餐桌上。

我和云知浅面对面坐着。

始终紧张的在抿唇「云小姐,如果你是为了对付林馥和岑泽,可能找错人了,我根本没有利用的价值的。」

云知浅解释「徐……我可以叫你阿铎吗?不想跟你显得这么生分。」

「可以,朋友都这么叫我。」

「阿铎,你记住,我对你好,今天给你出头,都是因为你值得。」

我顿时眼眶一热,捏了捏发酸的鼻子,很开心的敬了她一杯红酒,心脏也跳得很厉害。

自从林馥后,我再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动心过。

灯光下,她举杯浅酌,嫣然一笑的样子,真的好美好美。

她希望我考虑考虑,成为她公司的一员,将来重回一线根本不是问题。

我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之所以迟疑。

是因为云知浅没必要冒这个险。

她看出了我的挣扎,会照顾我的情绪,安慰道「徐铎,别担心,有我在。」

我的表情轻松了一些「让我考虑考虑。」

云知浅真的很尊重我。

还让人送我回家,请了身为医生的朋友给我检查了一下,叫我静养一段时间。

徐安安这几天老是追着我问「浅浅姐是不是喜欢你啊,要不然怎么对你这么上心。」

我轻轻敲她的头,耳蜗暂时不能用,只好让她读唇语「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八卦了?」

她是后天性耳聋,就是说话有点笨笨的「那哥喜欢不喜欢她呢?她人很好。」

「比那个林馥好太多了。」

林馥总给她起外号小聋子。

还在背后说她性格怪癖又矫情,难伺候,不怪她不喜欢。

我「以后别提她了。」

这时,有人摁了门铃。

晚上十点,我以为是小区门口的赵大爷又来送夜宵。

没有多心就开了门。

万万没想到不速之客,是岑泽。

他带着人冲进来,说我偷了他的钱。

「岑泽,你要找事,也该找个好点的理由。」

「就是那20万支票,林馥说给你,我可没说,没说那就是你偷了。」

说完他就让人翻箱倒柜。

噼里啪啦,很快地上就是一片狼藉。

徐安安胆子小,加上这几年总有些混混爱闹事,她一害怕就会躲在我后面。

我气愤的咬咬牙,冲上去,抓住岑泽的衣领子,跟他理论。

「我们签了合同的,当时也有视频为证,那不是偷,岑泽,你得到的还不够多吗?」

「多吗?」他冷笑「可我怎么觉得还不够多呢,直说吧,我今天只有一个目的。」

「虽然不知道云知浅为什么看上你了,但你也要离她远点,我都没攀上的高枝你也别想!」

「岑泽,别吃着嘴里的盯着锅里的,怪恶心的。」

被无情戳穿,岑泽恼羞成怒,一个比一个还重的拳头猛烈砸入我的下腹中。

我被打得剧烈咳嗽,很快就有血腥味弥漫喉头,整个人软软的瘫倒在地上。

手机掉地上,有人一直在打电话。

可我太疼了,根本拿不到。

岑泽一脚踩碎,享受着破坏带来的快感。

徐安安怕极了,哭着喊着,用力推开岑泽。

「别打我哥哥,要不然我就把你在巷子里给混混钱的视频发到网上去,为什么不论我们搬到哪里都要遭到你们阴魂不散的纠缠,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和哥哥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我皱着眉,恍然明白了。

「岑泽,原来是你!」

「安安的耳蜗,也是你叫人打烂的!」

「混蛋!」

岑泽居高临下的昂下巴,笑得阴险,「是我又怎样?」

「上次我是怎么教训你们来着?我想想,扒了你,扒了她,一块丢人,就这么办。」

他挥挥手,叫人把徐安安手上的手机夺过来,砸烂,就像上次的耳蜗一样,稀巴烂了才好。

接着继续对我拳打脚踢。

「徐铎!」

「你不配,你不配!」

「林馥被我睡了没第二个男人要她了,可是云知浅,我不明白她怎么就看上你了,我岑泽明明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好不好,我得不到,你也别想!」

「嘭!」

门被人再次推开。

林馥怒冲冲的走到中间。

狠狠扇了岑泽一个巴掌。

她的手在发抖,眼神是那么的冷漠绝情。

「岑泽,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岑泽回过头,心虚的拉住林馥的胳膊。

「馥馥,你不是在应酬吗?」

林馥很直接「不好意思,我一早就到了,因为放心不下他。」

扭头看着我,眼神里写满了对不起。

岑泽快哭了「馥馥,你果然……」

林馥自嘲似的笑着「是,我就是放不下他。从他再出现,他就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岑泽,我想过了,我最喜欢的其实还是他,对你,只有亏欠。」

很不巧,这么尴尬的时刻,晓晓也来了。

我们互相给了联系方式以后,给她推荐了我家附近的一间咖啡馆。

她找上门,我不奇怪。

奇怪的是时间点。

「铎哥,我给你打电话你一直不接,就猜到你肯定出事了,我来的路上顺便联系了浅姐,她很担心你,很快就到了,你再忍忍。」

我被打得仿佛失去了五感,脑袋也一直嗡嗡响,什么话都听不清。

直到云知浅真的出现了,我才相信晓晓没跟我开玩笑。

「又让你看笑话了。」

「徐铎,抬起头来,你不会输的,我认识的徐铎从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我不希望云知浅淌这趟浑水,她是那么的干净明媚,那么的温柔善良。

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

「林馥,我们谈一谈吧。」

林馥曲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眼里像是重新点燃了希望。

但是云知浅很不放心。

警告的盯着林馥。

「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不会让他受到半点伤害的,你做不到,那就把他交给我。」

还有岑泽。

「挑拨是非的小人,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老天会收拾你,即便老天不收,我也会替徐铎出一口恶气。」

一个转身,看向我的时候,完全没了凌厉的气势,眼里柔成一滩水,「只要你需要,我随时在。」

「好。」

我们走到了巷子深处。

就像我们,早就到了头。

我捂住隐隐作痛的地方。

「林馥,你真的一早就到了吗?」

她很心疼的看着我,点点头「阿铎,我就是想看看你,哪怕远远的。再给我个机会靠近你,好不好。」

「林馥,你不是在意我,而且在意我会不会跟云知浅走。」

「其实有没有云知浅,你都不会承认你的心里曾有过我,你只是不甘心在作祟而已。」

「这三年以来,但凡你来看过我一眼,我们之间都不会这么难堪,既然你选择了岑泽,那就选择到底,而不是心猿意马,朝三暮四。」

「不是的。」林馥狡辩「我喜欢的是你啊。」

「我想了很多,只有你才会把我的话,把我的习惯,把我的一切都记在心上,失去你,我真的快活不下去了,我求求你,回我身边好不好?」

「我会封杀岑泽的。」

「当初他猥亵了云知浅的新人,我手里一直保留证据,他会给你让位的。」

我开始不耐烦了。

以前那个努力又正直的林馥,真的是眼前这个人吗?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发现自己早就放下了。

可笑的看她「得了吧林馥,你本事那么大,不可能不知道,岑泽一次次派人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你有制止过吗?跟你在一起,我小心翼翼的捧着一颗心给你,你不要了,但有一个人她会珍惜。林馥,我挺喜欢云知浅的,至少她给了我最重要的体面和尊重。」

「可是她对你没安好心,她哪里比得上我对你的感情啊。」

「就这样吧林馥,我们再也不见。」

我摆了摆手,背对着她离开。

远处跑来的岑泽,擦身而过时瞪了我。

身后很快传来他们争执不休的声音。

「你不要我了?」

「对,不要了,分手。」

「林馥,你妈的,你当老子是什么了,你休想甩开老子,咱俩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你可别忘了,你毁了我,你也别想好!」

我再也不理会他们,从阴暗走到有光亮的地方。

看到晓晓拉着徐安安走过来。

我擦了擦徐安安的眼泪。

「别怕,一切都过去了。」

「哥哥,咱们去哪里?」

门锁坏了,这小区偏僻治安差,大概是住不了了。

晓晓激动的告诉我,可以去云知浅那里,她有好几个闲置的房子。

「知道吗铎哥,浅姐很早就喜欢你了。」

「她告诉我,四年前的一个雨天,她在横店的林子里弄掉了爷爷临死前送她的项链,她急得快哭了,只有你陪着她冒着大雨去捡。」

「可当时林子太大了,加上也没有什么灯光,项链很有可能被泥水冲走,浅姐都想放弃了,是你翻石头沙子手都破了才找回来。」

「虽然你当时没记住浅姐的样子,但是浅姐记了你一辈子。听说你被雪藏,她一直都在找你,看见你过得好她才不打扰。」

「直到那天听说你又可以拍戏了,她就安排我做你的化妆师。铎哥,给浅姐一个机会吧。」

我恍惚了很久。

想起这件事,是真的。

屋里,云知浅正在收拾残局,看着我小时候的照片,甜甜的勾嘴角。

她感应到了我的视线,也对我回了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

为了这份笑容,我愿意试一试。

我答应了云知浅的邀请。

成为她公司的新演员,大肆宣传了三个月。

她大胆的举动,不仅没有遭到非议,反倒被夸赞是有勇有谋。

我也很争气,在她的举荐之下,不间断的拍戏,接戏,拍戏,曝光度日益飞涨。

不过半年时间,我就凭借一部火爆的大电影重回一线。

这天我一如既往煮好早餐,朝楼上喊了声,「浅浅,你爱吃的芝士三明治好了。」

自从我带着徐安安搬进来,云知浅说是房租从工资里扣除,但其实她一直当回事。

除了拍戏,私人时间我都是宅在家里学做菜,云知浅是个吃货,经常赖着不肯走。

久而久之我们也培养出了感情。

关系迅速升温确定以后,我们同居了。

晚上睡觉会给晚安吻。

白天会陪着彼此吃早餐。

我们每天都过得有仪式感,她有时会霸占我,有时又给我自由,恰到好处的相处模式,让我越来越依赖她。

云知浅揉了揉眼睛,一步一步走下来,像是懒猫躺在沙发上,把手机递给我。

一晚上的骚扰信息,让她十分头疼。

撇嘴对我撒娇「你的魅力真是越来越大了,我挡都挡不住。」

我捏了捏她的脸「下次就别看了,伤眼睛。」

「好,小乖下午放假了吧?咱们去接她放学,再聚聚餐。」

「那我定好位置。」

小乖,是她给徐安安的昵称。

徐安安很黏她,有时候连我都要吃醋。

我拉黑了林馥。

但消息还是能看见的。

阿铎,我为你报仇了,你能看到的对吗?

阿铎,我求你回来吧,没有你的枕头很冷很冷。

阿铎,看新闻了吗?岑泽就要坐牢了,不过我也要进去了,谁让他招惹你的,我要亲眼看着他受惩罚,我进去之前,你能再来看看我么?想你,馥馥。

即便我不过问,但是林馥和岑泽的事闹得很大,想不知道还是很难的。

听说,林馥要封杀岑泽,先把岑泽猥亵她人的视频曝光出来。

岑泽狗急跳墙,把林馥跟他一块勾结偷税漏税的音频也放出来。

短短三天,他们相互揭短,爆出来的黑料一个比一个惊人,群众直呼瓜棚里吃撑了。

甚至有岑泽嫖娼的恶习。

林馥虐待新人的视频。

林馥为了给岑泽抢夺资源,不惜把自己送到大佬床上,至于为什么这种不光彩的秘密会暴露,是因为大佬有记录的怪癖。

自从警察来了几轮,确定两人都要坐牢。

添美公司一夜之间,人去楼空。

这才多久,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宴宾朋,眼看他楼塌了。

三个月后,我凭借细腻的演技,参演一部主旋律电影,斩获影帝头衔。

万千目光,聚光灯影,如璀璨星河汇聚在我身上,而我眼中,只有云知浅一人。

我拉着她的手,走向了领奖台,说着颁奖词。

回到台下,有记者问我们如此亲密,是不是有结婚的打算。

我紧紧牵住云知浅的手,大方回应「是的,我会在七月二十九号,也就是浅浅生日当天,向她求婚。」

云知浅满眼缱绻的看着我,一字一句虔诚而热烈「我也会在七月二十九号,我的生日当天,答应求婚。」

「届时,诚邀来贺。」

当我们说完一番话。

人群有一个不起眼的身影想挤过来。

人潮声大,几乎快听不见,但又近在耳边。

是林馥。

她来了。

在路上我就听晓晓说了,有路人拍到了林馥一直在问路的画面。

「云知浅,把他还给我。」

「阿铎,回来吧,我不能失去你啊。」

云知浅看了看已经重新围上来的人潮,「老公,你有没有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叫我们?」

我笑了笑,在她额头一吻,「听见了,有人在说我爱你。」

(完)

小说《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推介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