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文章精选阅读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

>

文章精选阅读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

林馥 著

小说推荐 林馥岑泽一 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

小说推荐《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林馥”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林馥岑泽一,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我是林馥一手捧红的大明星,她曾说过没了我就活不下去。可是岑泽一提要复出,她没日没夜的围着他一个人转。我知道,那是她的白月光。她求岑泽乖乖回来,对方只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无止境的雪藏我,她为了哄他高兴,答应了。后来,我成了过街老鼠,在他们过着二人世界的日子里,我放弃想念她,甚至纠缠她,只想着静静地韬光养晦。直到我斩获最年轻影帝,执手女神上领奖台。林馥彻底疯了……......

来源:yylrsj   主角: 林馥岑泽一   更新: 2024-03-30 16: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林馥岑泽一是小说推荐《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林馥”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然后,她意犹未尽的掐住我的腰。我忍不住犯恶心。「徐铎啊,没想到你都被雪藏三年了,形象管理还这么好呢,这肩,这腰,这皮肤,啧啧,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要不要,姐姐包养你,你也不至于送外卖这么辛苦吧...

第1章

我是林馥一手捧红的大明星,她曾说过没了我就活不下去。可是岑泽一提要复出,她没日没夜的围着他一个人转。

我知道,那是她的白月光。她求岑泽乖乖回来,对方只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无止境的雪藏我,她为了哄他高兴,答应了。

后来,我成了过街老鼠,在他们过着二人世界的日子里,我放弃想念她,甚至纠缠她,只想着静静地韬光养晦。

直到我斩获最年轻影帝,执手女神上领奖台。

林馥彻底疯了……

我走进淋浴室,边低头,边掉眼泪,用毛巾使劲擦掉身上关于羞辱的痕迹。

镜子里映出富婆的身影,浓妆艳抹,满身赘肉,嘴里吐出一道浓烈刺鼻的烟圈,也遮不住她那一脸贪婪的小表情,几个老女人起哄要我再陪酒一个小时,她很霸道的怒斥,别太伤人自尊心人了。

然后,她意犹未尽的掐住我的腰。

我忍不住犯恶心。

「徐铎啊,没想到你都被雪藏三年了,形象管理还这么好呢,这肩,这腰,这皮肤,啧啧,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要不要,姐姐包养你,你也不至于送外卖这么辛苦吧。」

「你说你得罪谁不好,得罪林馥那个铁娘子,她在圈子里放了话,谁都不能用你。」

「这样吧,你只把姐姐伺候好咯,就送你个小角色吧。」

「哪天想通了,来联系姐姐。」

说着,她从包里掏出张明信片,印上大红唇子,塞进我的裤袋。

「好处包你想不到。」

我的身子一瞬僵硬。

镜子里的我,很陌生。

三年前,林馥杀死了那个温和谦卑的徐铎。

留下的,不过是行尸走肉。

「姐姐,说好的,给钱。」

「钱?」女人冷笑。

女人一听这个,变了脸「我呸,明明是你主动上门投怀送抱的。」

「我还以为你有多高尚呢,还不是把自己标榜成商品,谁给钱就卖给谁,以前是姿色,现在就是节操对吧?你下贱,你就是一只别人不要的破鞋,还想跟我提钱?」

「来人,这里有个人想敲诈勒索。」

我被她的保镖狠狠揍了一顿,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众嘲笑的目光下,我踉踉跄跄的捡起了地上的外套和手机,脸上的伤口被吹得生疼。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越是一个人狼狈不堪的时候,越是容易遇见你最不想见的那个人。

电梯门打开,一个光鲜亮丽的女人摘下墨镜,目光一抬,瞳孔震动了很久很久。

耳边,熟悉的声音,令人振聋发聩。

「徐铎,好久不见呐。」

我低头,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只为了避开林馥那炙热的凝视。

更何况我现在要多落魄有多落魄。

没想到,林馥自顾自的走出来,那般高贵如带刺玫瑰的姿态,打量着我的模样,带着一丝丝讥讽。

「我是瘟神吗?还敢躲着我。」

我憋住委屈的泪意,可是心脏和喉咙如同刀割一样疼痛。

「不,不是,我可以搭右边那个。」

赶紧去按隔壁的电梯。

「那个坏了。」

「那我等下一趟。」

「徐铎,收起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我的确没出息。为了让她赚的盆满钵满,我乖乖听算命大师的把名字改成金字旁的铎字;为了不辜负她对我的栽培和心血,我没日没夜的拍戏接活动;她的事,大到买房小到饮食我每一样都牢牢记在心上。

我那么努力融入她的世界,可她为了岑泽把我踢出门外那一天,我还是破碎得不像话,我真是……太没出息了啊。

只可惜,三年时间,我磨砺心智,无论什么话,也无法惊起我内心的波澜了。

「林小姐,我还要送另一单,麻烦你快点走吧。」

「徐铎!少命令我。」

「对不起。」

我闭眼,打算走楼梯。

她莫名噗呲一笑,指着楼下保安亭前面位置。

「刚刚我看到保安找人把你的电动车给拖走了,这么冷,这么黑,你该不会是打算走路回去吧?」

「嗯。」

「徐铎,瞧瞧你的鬼德行,离了我,你就是这样糟践自己的?甚至……」

她的眼珠子上下滚动,仿佛看一个脏东西。

我浑身一震,感觉冰凉的厉害。

所以……

她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也对,她可是内娱出了名的有手段,添美旗下的艺人,哪怕有一丁点的秘密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我这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真闹出去也算是能干翻一个对手的资本了。

可她不知道,我只是简简单单送一个外卖,对方一眼认出就我是三年前的一线大明星,叫保镖堵住我的后路,再跟几个小姐妹联手把我按在床上,好一通凌辱和折磨。

我想反抗,想挣扎,却被一个差评就会扣钱威胁得死死的。难道这一切都是我想糟践自己吗?

不,不是,是林馥你让我变得走投无路。

「林……」话还没说话。

她试探来一句,「很缺钱吧。」

我卑怯的点点头「很缺,但是我有手有脚,不牢林小姐挂心。」

她的表情一滞,复杂的叹了一口气,难得语气多了一丝平和。

「你说当初听我的,要是忍辱负重给阿泽做陪衬,至于沦为这下场?」

我嘴角莫名勾起苦笑,岑泽,岑泽,又是岑泽,她的世界就没有第二个人了吗?

没应答,或许她也意识到了尴尬。

「想要钱,就跟我走。」

她高傲的戴上了墨镜,朝我扬了扬手,仿佛钱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施舍,但给我,我就应该感恩戴德的接下。

我定定站在冷风里。想起我那个傻妹妹,耳蜗在十天前出现了明显裂痕,该换新的了。

虽然内心几次想要说服自己,但我的脚已经不听使唤的跟上她。

回想三年前,无论她身上何处,哪怕作为她的影子,我也要紧紧追随。

只是此刻心境截然不同了。

来到3488房间,林馥脱下漂亮的高跟鞋,她的小助理像狗腿子一样拎起来好好擦干净,顺带瞟了我一下,一副奉承的语气。

「还是林姐厉害,泽哥不高兴,您立马雪藏他,泽哥点点头,他爬也得爬来。」

林馥无奈笑了笑。

「阿泽就是爱任性,一定是我把他惯坏了。」

明明是在责怪,听起来却是十分的宠溺。

我僵硬的站着,努力把自己当做一个局外人忽视这一切,但这是不可能的。

魔咒再次起效,我见到了除林馥之外,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岑泽。

「小乞丐,哦不,徐铎是吧?」

「是徐铎,金光灿烂的铎。」

这话说的没什么底气。

毕竟,那是从前了。

现在,我又脏又憔悴,而他耀眼非常。

这三年我虽然人已经不在娱乐圈,但我能知道,岑泽已经完美的顶替了我的存在。

有林馥为他保驾护航,大制作,大ip,源源不断的朝他涌来,单单是这半年时间就有了十六套高定造型,真可谓是风光无两到极致。

他穿着笔挺的墨蓝色苏绣西装,翘着腿,何等的居高临下。

眼底,那种戏弄和嘲讽的感觉,快要溢出来。

似乎,三年前,他也是穿着差不多的衣服,逼着林馥赶走我。

一瞬间我就明白他什么意思,他想告诉我,他想收拾我,有第一回就有第二回。

我能恨他吗?明明他的底气是林馥给的。

我要恨,就应该恨林馥才对。

是她把我从大山里带出来,要我前途似锦,又是她将我无情的遗弃了,如同丧家之犬。

五年前,一个导演组进入大凉山拍摄,我抱着小羊羔,笑起来有双朴实而清澈的眼眸,被选作最感动人心片段。

就为了这个,林馥对我过目难忘,甚至亲自带着人跑到大凉山。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林馥,大气又自信,闪耀得像是大凉山云端的星星。

她告诉我,我不用再当爹当妈,照顾耳聋的妹妹,甚至,妹妹有一天可以听到世界的声音。

因为她会带我赚很多很多的钱。

那时候,村里很少见外人,都说她是骗子。

就连一向善良单纯的妹妹也摆出个冷脸。

但是啊,我相信了她。

她抱着我,好感动好感动,我就在她又香又暖的怀抱里,第一次拥有了被庇护的感觉。

「徐舟,谢谢你选择我,我绝不会辜负你的。」

事实上,她的确没有。

公司里第一手资源的统统砸在我身上。

我也没有辜负她,哭戏,打戏,长镜头都能拿下,就连时尚感也不差,几乎身上每一套都是大牌订制,要知道才一年,一年我就为了完成了三亿这个目标。

多少人想要挖走我。

我也见过她眼里流露出真切的不舍得。

为了不负她,哪怕有恐高症的我,多少次吊威亚我都克服了,而我也终于打动她,等她说出那一句「你这么好,这么乖,没了你我活不下去啊。」

后来,岑泽出现了。

一个快要被人遗忘的男人。

被林馥久违的提起,就狠狠地抽痛了她的心。

我后知后觉,原来他们口中,我不仅能替代,甚至胜过他的那个他,是岑泽。

岑泽是她的青梅竹马,也是她深爱的白月光,因为受不了她拼命三娘的性格,选择独自一人闯荡娱乐圈,说白了就是又爱又恨拉不下面子留在她身边。

一次拍摄中,岑泽欺负了大佬云知浅手下的一个新人,面临着封杀边缘。

娱乐圈很残酷,换人是瞬息万变的事。

我也是从别人嘴里才知道,那段时间林馥为了他的事,生怕他彻底断送了明星这条路,明明是酒精过敏体质,却陪着大佬喝酒喝到胃出血,当时被蒙在鼓里的我无论怎么哭,怎么恳求,她都不告诉我为什么,只背对着我说别再问了。

我们的关系,在不经意间淡淡疏离了彼此。

她开始缺席我的活动,商演,甚至是领奖,我也变得患得患失,想到她就会掉眼泪,半夜看着她的照片才不会做噩梦。

直到那一天暴雨,我担心她怕打雷声,却发现,在家里,她与他在疯狂的痴缠。

「馥馥,我不想离你原来越远了,别扔下我好不好?」

她的声音沙哑,狂热,「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那徐铎呢?他得到了本就属于我的一切,我向他讨回的话,他会不会不舍得啊?可别的我不要,我只要你啊馥馥,我好怕他跟我抢馥馥,我如果失去你会死的。」

「别怕,一万个徐铎,也不如岑泽的。」

我如遭雷击,愣愣的被狂风暴雨吞噬,像是个疯子一样大笑着,扭头就跑了。

林馥都没来追上我。再次见到她,是她下达雪藏通告那一天,我愤怒的找上公司。

「凭什么他要来,我就得走,林馥,我哪里做的不好了么。」

她当时正在给岑泽挑选领带,狠狠甩在我脸上,很疼很疼。

「徐铎,别给脸不要脸。」

「你享受了这么多,也够本了。该物归原主了。」

……

回忆真是可怕,哪怕过去很久很久了,也像是会反复发作的伤疤,是忘不掉的。

我浑身发抖,神思远在天边,林馥一直叫着我名字,我毫不察觉。

「徐铎?你在发什么呆。」

林馥那柔软的,滚烫的手,摸了摸我的脸,想看我是不是因为吹风生病了。

这一碰,让我想起那些老女人胡来的手。

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肚子里也是一阵阵的反胃不舒服,害我狠狠地拍开了她的手。

啪。

「别碰我,脏。」

我低头抱住自己,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总觉得那种羞辱的感觉依旧存在。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弄错了,好像林馥被我拒绝的一瞬间,眼里闪过一丝羞恼跟愧疚。

岑泽却表现的很激动。

一把揪住我的领子,恶狠狠的瞪我。

「馥馥是这个天底下最好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样打她啊,我真不明白,她到底有哪里对不起你,你给我道歉,快道歉!」

命令一般的语气。

林馥有些慌了神,撞开我,忙跑去他面前。

温柔抚摸着他快要气得掉眼泪的脸。

「是我不好,为这种人生气不值。」

「馥馥,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你哭我会心疼。」

一转头,气汹汹的指着我「徐铎,我以为三年时间你已经长进了,没想到还是不懂事,一直以来我这么小心翼翼保护岑泽,为什么总有些无耻小人想要欺负他,我麻烦你,别再害他了行不行?」

我扯起苦涩一笑「难道他有今天的成就,也是因为我害他的吗?」

林馥显然一愣,随即板着脸,很难看。

她应该是察觉到了我的改变。

可我不想再坠入这无聊的戏码当中,直截了当的问起正事。

原来。

岑泽要拍一部电影。

有大导跟资本加持,加上10亿重金打造,对他的履历来说,称得上是镶金边的作用,兴许还是他获大奖的敲门砖。

这部戏最难的地方,是一段长达10分钟的连贯武打戏。

岑泽养尊处优惯了,还有重度洁癖。

听说要在泥地里轮番挨揍简直受不了。

接下这部戏,还是林馥割舍10%股份才勉强说服他的。

坏就坏在,岑泽背着林馥找替身演员,被人恶意剪辑成短视频上传到网上。

在还未开拍之前,接连上头条,且条条都是负面,粉丝群众都在质疑岑泽的实力,而资本那边也有些坐不住了,找替身可以,但不能对外宣张,这是最后的底线。

焦头烂额时,岑泽在人群里看到了送外卖的我。

身材像,脸型像,完全可以糊弄过去。

「一个耳蜗,我接了。」

岑泽瞪大眼睛,呲着牙「知不知道一个耳蜗多少钱,把你卖了都买不起,徐铎,你怎么不去抢啊?」

我苍白的带着笑。本来就打算抢,他们不会懂,失去过一切的人,什么都豁得出去。

「当然,你们也可以另请高明。」

他又瞪我,开始对着林馥扮可怜「馥馥,咱们不拍了好不好?咱们不是还有其他好剧本嘛。」

林馥皱着眉,没说话。

我静静地看着。曾经,我从不让林馥有半点为难,如果看到她稍微皱一下下眉头,我都会拼了命的对她好,哪怕跪着给她挖蛋糕吃。

可她再也遇不到这样的人了,这一辈子都不会。

岑泽看出了林馥不再对他百依百顺,眼眶一刹那就红了,「是我多余,退出你们之间。」

「别走。」林馥迫不及待想去追,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她扭过曼妙的身姿,强势的气息步步紧逼。

从口袋拿出一只笔,刷刷写了张20万支票。

显摆似的晃在我面前,就是不肯给我。

「哄不好阿泽,你就别想要钱了。」

「徐铎,你记住,别再让我知道你欺负阿泽,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明天拍照结束,拿着钱,从哪里来就从哪里消失。」

我缓缓迎上她冷漠无情的双眸,被狠狠刺痛,只说了个好字。

然后她头也不回的走。

小说《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文章精选阅读重回巅峰后,她无法挽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