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文章全文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

>

文章全文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

江瑾 著

小说推荐 江瑾张澜皓 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

主角是江瑾张澜皓的小说推荐《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江瑾”所著,主要讲述的是:老婆的前男友抢劫,她逼我为前男友顶罪。我不同意,老婆便拿刀要自杀。她清楚,我爱她,从不舍得她受半点伤害。所以,我妥协了。可她不知道,我同时还为她前男友顶下了几桩命案。而我被判死刑后,她却发了疯的要救我!......

来源:yylrsj   主角: 江瑾张澜皓   更新: 2024-03-30 16: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江瑾”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江瑾张澜皓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审讯室内,来审我的人明显收了好处,连话都没说几句就拍板定了我的罪。但我又倒豆子一样接二连三地自首,让两人面面相觑。“不是,等会儿,不是光一个抢劫吗?”我垂着头:“不止,这些也是,一起算了吧。”“兄弟,你想好,杀人是大事儿,可不止坐牢那么简单...

老婆为白月光逼死我2

局子里那边江家一定都打过招呼了,如他们所说,这不是第一次。

早在婚后第一个月,江瑾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跑来找我说张澜皓犯了事。

她跪在地上求我,我从来没见过她那么委曲求全的样子,一时心软就葬送了自己的前程。

没想到,成了罪恶的开端。

审讯室内,来审我的人明显收了好处,连话都没说几句就拍板定了我的罪。

但我又倒豆子一样接二连三地自首,让两人面面相觑。

“不是,等会儿,不是光一个抢劫吗?

我垂着头“不止,这些也是,一起算了吧。

“兄弟,你想好,杀人是大事儿,可不止坐牢那么简单。搞不好,呲——

其中一个警官用手对着自己脖子比划了一下,我怎么会不懂什么意思。

但我真的觉得,活着也没什么盼头了。

“想好了,都是我,所有的都是我。

所有材料上交后,我被当场收监。

证据那些不用担心,江家手眼通天,自然会为我准备好。

多讽刺。

侦查期间我与世隔绝,每天盯着天花板发呆,脑袋里江瑾的音容笑貌和恶言相向交替出现。

即使到现在,我也还是不恨她,只是如果重来一次,我再也不会跟她走了。

因为人证物证俱在,我很快迎来法院判决,连个律师都没有,就这么轻飘飘又沉甸甸地定了罪。

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因为认错态度良好,缓期两年执行。

对我来说,不如马上死了来得解脱。

一审判决那天,席位上空荡荡,江家人一个都没来。

我想他们现在已经忙着迎接新姑爷了吧。

却不想过了没两天,狱警来敲我的门“林怀瑾,有亲属探监,去不去?

我怔愣,跟着他的脚步到探监室。

江瑾隔着一块玻璃双眼红红看着我,看来是哭了很久。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死刑啊!不是只有抢劫吗?!

我语气淡淡“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还杀了人,你不信,说我污蔑。

江瑾停顿片刻,似是在回忆当天,随后哭嚎着用力拍打玻璃

“不对…不对!你说谎,一定是你自己又做了什么事,阿皓不是那种人我了解他!

“你是不是见不得我们两个恩爱,才到了这种时候还撒谎!阿皓说得对,你果然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人。

她总是这样,唤醒我一点点希冀的时候,再用更恶劣的行为把我的心锤成烂泥。

我和她朝夕相处十几年,她觉得我会做那些恶事。

而跟张澜皓满打满算在一起不到半年,她说她了解他,处处维护、事事相信。

我失望透顶,连呼吸都觉得好累“随你想吧。江瑾,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和你相遇。

“以后别再来找我了,我再也不想见你。

我放下电话,在身后的呼喊拍打中走得坚定,一次也没回头。

07

我不再接受任何人的探视,江瑾便换个方式,隔三差五就寄来封信。

厚厚一叠堆在柜子里,我一封都没拆开看过。

直到有次同监室的人误拆了我的信件还给我时,我才发现信里每隔几行就有墨水晕开的痕迹。

是江瑾的眼泪。

她竟然会为了我哭吗?

我半信半疑,把信从头到尾读完,才知道她过得不好。

那个无所事事的男人,终于在和她结婚后露出狐狸尾巴。

可这一切,我都不想再关心了。

我已经不会为她心痛,更不会心疼,一切都是江瑾自己选的路。

我把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同室的狱友见状揶揄

“怎么了,家里老婆给戴绿帽子了?

“去你的!

我笑着虚虚给他一拳,仇奇是我在狱里第一且唯一说得上话的朋友。

据说他入狱前是替当地一个黑老大工作,也是替人顶了一个财务漏洞才进来,出去后就有升职加薪等着他。

他听我提到张澜皓的名字恍然大悟

“那小子啊?!我知道他,不就那个黄毛吗?之前在我场子里赌博还不起钱,被我小弟剁了根手指头。

我闻言后知后觉,原来张澜皓对钱的需求量那么大,是因为赌博。

他一直所说的做大事,就是在赌桌上。

仇奇见我不说话,以为我还因为那些事心情不好,大手一挥替我做主

“你早说是他啊!等着,哥给你报点小仇。

但我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心上,毕竟大家同在牢里,哪什么手眼通天的本事管得到外面的事。

让我没想到的是,仇奇有这个本事,他真做到了。

08

江瑾再次申请探监那天,哭得梨花带雨,连狱警都看不下去多劝了我一句

“那姑娘看着挺可怜的,你要不出去看看?

犹豫一瞬,我还是迈着沉重步伐来到探监室。

眼前的江瑾完全超乎我想象——

原本光鲜亮丽的女人此刻蓬头垢面,衣裙脏污,甚至脸上胳膊上都夹带着大大小小的疤痕淤青。

她拿起电话的第一句就是向我哭嚎

“怀瑾,我活不下去了!我知道错了,我知道你对我的好了!

她呜咽不断,哭得声嘶力竭,一条条向我控诉张澜皓对她有多过分。

“他刚开始对我还是很好的……虽然懒一点,也不工作,但是没关系,我觉得我可以养着他。

“但是后来他就开始跟我要钱,从几万到几十万,后来一开口就是两百万!我哪里有那么多钱给他,江家再有钱也是我爸妈的呀!

“我不给他就打我骂我…我的孩子就是被他一脚踹掉的!他还偷了我爸公司的重要文件卖给别的公司,现在我爸也被他气到心脏病发…

“怀瑾,我是不是一开始就做错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曾被我宠爱了十几年的女人痛哭流涕,心里平静到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说张澜皓不仅拿着她的钱去外面包女人,她也知道了他在外面干的那些勾当。

现在张澜皓因为得罪了道上的人被捅了几刀,最重的一处伤到了重要部位,以后都无法再生育了。

“怀瑾…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

我深吸口气,面无表情打断了她的哭声

“你希望我安慰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跟你说没关系,你还有我?

“江瑾,我这人不信鬼不信神,就信一个报应。这些后果,不都是你当初宁可自己不要命也要求来的吗?

“你,活该啊。

我说完就放下电话,不管她的拍打哭嚎转身就走。

我没多开心也不郁闷,江家的事,是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09

后面很长一段时间,江瑾都没再来,但信件还是时不时会寄到我这里。

有时会夹着几张照片,有小时候的合影,也有她的现状。

她过得很不幸福,拍下的照片全是青紫瘀痕。

她求我像小时候一样保护她,可她忘了,是她亲手把我送进来。

从前她和张澜皓纠纠缠缠不清不楚的时候,我也和她推心置腹过,希望她能看在一起长大的份上跟我好好过日子。

她那时候说什么来着?

噢,对。

她说“你也好意思说这种话?你要是有阿皓一半出息我会这么对你吗?!好日子,跟你怎么可能会有好日子!

我想,要不是张澜皓行踪不定,每次要完钱就失踪,恐怕她早就和我离婚再嫁了。

我笑笑,看到熟悉的狱警时摆摆手“让她别白费时间了,我不见她。

狱警摇了摇头“这回不是她,是一位叫唐咏芳的。

唐咏芳,是江母的名字,从前在家里也是百般看我不顺眼。

但异于那对父女的是,她从不明说,只是暗地里阴阳怪气地给人挖坑。

他们一家人,真是各有各的恶心之处。

抱着看热闹的想法,我还是答应了见面。

玻璃前,江母照比以前苍老许多。

原本还称得上保养得宜,如今不过五十多岁的年纪,竟然满头白发。

她也不跟我兜圈子,看到我就开门见山

“小林,我记得你那里还有套房子,拿来给咱们家救急一下。

唐咏芳语气中饱含命令,像是在唤一个家里的佣人。

“我本来也不想来找你的,你那套房子又小又破,卖也卖不上几个钱。但是小瑾那边急着用,我手边没现钱。

“反正你那么喜欢小瑾,房子卖的钱给谁都一样嘛,就让小瑾替你收着。

我听出来了她的意思,一定是张澜皓又朝他们伸手要钱,她不想再填这个无底洞,才想拿我的房子来抵。

我都已经被他们害进狱里,他们竟然还不肯放过我!

我冷笑,面目表情盯着她

“想要我的房子?做梦。你死那天我倒是可以烧一个给你。

“你!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还当我是不是你妈!

我在江家的十几年,她丝毫没关心过我不说,还借着教育的名义动辄打骂。

从小,哪怕是我乖乖的,她也可能会因为输了麻将进门就甩给我一巴掌。

这种女人,出了事倒是想起我了。

“从前我念在自己是江家的女婿所以对你们百般容忍,但现在我离婚了,我也不欠你们了,你算哪门子亲戚?

“您要是想当我妈也行,不过我妈早就死了,您也赶紧去吧,不然不配套。

我不管她阴沉的脸色一口气说完,果然唐咏芳听完一个劲儿顺着自己胸口,怕是被我气得不轻,最后电话重重一撂骂骂咧咧走了。

太爽了,不当好人真是太爽了!

10

唐咏芳回去以后,江瑾也没再给我寄过任何信件,应该是从她妈口中得知了我的态度。

如此正好,省得她给我寄来那么多废纸我没处扔。

日子照常过,我以为我会在这方小小一隅了却残生,没想到事情竟然出现了转机。

上头的检查组来调查时一眼就发现了我这几个案子不对劲,商讨后决定重新侦查。

被重新传唤那天,仇奇叫住了我

“听哥的,什么都好还,但命就这一条,别拿它搏。

我眼睫微动,而后重重点了头。

案件重新审理后,我决定不再隐瞒任何。

我是该感谢江家收养我,可绝不是用这种方法,况且这么多年我为江家当牛做马,也该还清了。

因为有上级检察组的介入,案件很快侦破,各种证据表明我是无辜,但依然因包庇罪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而其他人需要面对的,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

回来后我依然和仇奇做朋友,他消息灵通,来这儿仿佛只是走个过场。

“诶,你知道你那媳妇怎么样了吗?

我蹙眉纠正他“是前妻。

“行行行前妻前妻。我跟你说,她进戒毒所了。

我一惊,仇奇看我来了兴致立马继续道

“她那现任,就那个张澜皓,染上那东西了。为了跟他老丈人要钱,硬是给他媳妇也带上了这条道儿。

“听说警察去抓的时候俩人还在那吞云吐雾呢,张澜皓拿那女的做肉盾挡枪,结果被当场击毙。

我垂下头一阵唏嘘,不知该说些什么。

对张澜皓,我羡慕过也恨过。

我羡慕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江瑾全部的爱,而我付出了全部连被她多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我也恨他明明有机会拥有一切,只要抓住机会就可以乘风而起,可他糟蹋了所有,还反手毁了我的人生。

就这样一个人,最后竟然会以这种结局收场。

“那她爸她妈……?

“都进去了,但是她爸心脏病挺严重的,申请了保外就医。怎么,你还想帮着照顾啊?

我闻言嗤笑“拉倒,那我可真是闲的。

11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出狱那天我和仇奇前后脚,我婉拒了他的邀约,决定自己徒步回家,感受一下这两年的变迁。

仇奇对我来说算个好人,但他接触的领域,绝不是我能轻易涉及的。

我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家,这栋房子是我自己的婚前财产,所以依然保留着。

只是这个原本和江瑾的爱巢,已经被张澜皓的气息填满。

地上满地狼藉,碎瓷片混着碎玻璃,但还是掩不住两人曾经在这里甜蜜生活过的事实。

我们两个的婚纱照换成了他们两个高中时期的合影,我的书房也改成了张澜皓的电竞房。

所有所有,全被张澜皓所替代。

我去银行查了余额,发现卡里被刷得只剩一块一。

他们一家,真是吃人肉喝人血的魔鬼。

我不抱任何希望去原先任职的公司跟领导见了一面,没想到对方看中我的能力,当即表示还愿意继续接收我。

“幸亏你回来了,接你班那个前段时间刚辞职,我正烦招不到人你就来了。摸良心说,这活谁都没你干得好。

“你不用愁,你家情况这么多年我也了解一点,这事儿不怪你。出来了就行,好好挣钱,好好生活。

看着熟悉的岗位、熟悉的办公桌,我眼眶酸涩,竟然有了苦尽甘来的感觉。

我卖了自己的房子在公司附近重新买了个小点的,足够我一人生活。

我每天三点一线,下班之余还顺路去健个身,日子是先前从未有过的轻松充实。

生日那天,我特意赶早去派出所改了名字。

从前我窃喜自己的姓名与江瑾天生一对,可现在只盼着早日脱离。

以后什么江家人,张澜皓,统统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了。

回去路上,我顺便买了一个蛋糕庆祝我的新生。

对着满桌佳肴,我一口气吹灭了所有蜡烛

“林怀晟,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好好活着。

番外(江瑾篇)

江瑾死在了一个稀松平常的下午。

死刑执行前,她想申请与自己的亲属见一面,可笔提起又放下,来来回回还是放弃了。

她所有的亲戚都已经在狱中,她最想见的那个人,也再也不会来见她。

是她一步步经营算计、压榨欺负,亲手毁掉了这段曾称得上幸福的感情。

林怀瑾说得对,是她活该。

躺在冰冷的刑床上,江瑾能感受到液体顺着她的血管流经体内。

在陷入沉睡前的那几秒钟中,她竟然回顾完了自己一生的走马灯。

江瑾和林怀瑾相识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本该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因为她的心软强行改变了林怀瑾的命运。

从此齿轮开始转动。

江瑾不是不喜欢他,也不是感觉不到那个人对她的好,她只是对什么都习惯了。

从小爸爸妈妈无所不能的疼爱,长大后林怀瑾掏心掏肺的付出,让她觉得生活过得轻松又无趣。

所以遇到张澜皓那种痞子时,她身体里的雷达不仅动了,还让她一门心思扑在这个恶人身上。

江瑾曾有把握自己会过得很幸福,张澜皓会带给她刺激又别样的人生。

可在张澜皓第一次动手打人时,她懵了。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曾经自己手指划破一点,林怀瑾都要着急忙慌地帮她处理那点小小的伤口。

她真的,好想林怀瑾啊。

后来江瑾每天都在无边的痛苦中度过,拳打脚踢已经成了常事,她全身青紫没有一块好肉。

她无处诉说,因为她的父母已经被她拖累得,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再后来,一切都朝着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

江瑾在戒毒所那一段日子,全身肌肤都被自己抓烂了也缓解不了那种痛苦。

“我恨你…张澜皓,我恨你!

可是有什么用呢,她恨的人早已经把她的生活搅得一团糟,下地狱去了。

江瑾匆匆回顾自己的一生,而后觉得身体越来越轻,最后竟然挣脱肉体的束缚孤零零飘到了林怀瑾身边。

不同于她,林怀瑾过得很好。

“怀瑾,怀瑾!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探出的手一下穿过对方的身体,林怀瑾听不到,也感知不到她的存在。

她这一生最后一处报应,是困在林怀瑾身边走不掉,亲眼看着他功成名就、娶妻生子。

她的灵魂飘荡在空中许许多多年,第一次见到林怀瑾和健身房的那个姑娘交谈接触时,她气得全身发抖。

那些虚无的拳头落在对方身上,她大骂林怀瑾没良心,出轨。

转念一想,曾经无数个日夜,林怀瑾也是这样看着自己和别人谈笑风生,他的心应该更疼吧……

那姑娘命运一样多舛,和林怀瑾惺惺相惜。

她的性格是江瑾永远也比不上的柔和谦逊,两人只要站在一起,就是登对。

江瑾在他身边亲眼见证两人拥抱接吻,最后迈入婚姻的殿堂。

那些甜蜜,像弯刀在她心上扎出血洞,明明最开始拥有这些幸福的,都是她自己。

终于在几个春秋后,江瑾开始变得透明模糊。

后来她才知道,她得以存在是因为林怀瑾还记得她,如今她开始消散,证明林怀瑾已经彻底放下,开始逐渐忘记她了。

化为泡影前,江瑾最后一次试图拥抱林怀瑾,毫无悬念又是穿身而过。

她捂着脸,哭声响彻她的轮回路

“对不起…对不起!要是有下辈子,换我来补偿你。林怀瑾,对不起…

小说《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文章全文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