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精选小说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

>

精选小说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

江瑾 著

小说推荐 江瑾张澜皓 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

完整版小说推荐《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江瑾张澜皓,由作者“江瑾”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老婆的前男友抢劫,她逼我为前男友顶罪。我不同意,老婆便拿刀要自杀。她清楚,我爱她,从不舍得她受半点伤害。所以,我妥协了。可她不知道,我同时还为她前男友顶下了几桩命案。而我被判死刑后,她却发了疯的要救我!......

来源:yylrsj   主角: 江瑾张澜皓   更新: 2024-03-30 16: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江瑾张澜皓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江瑾”,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可她不知道,我同时还为她前男友顶下了几桩命案。而我被判死刑后,她却发了疯的找我。01和江瑾结婚一年,这是她第三次把我推出去,要我为张澜皓背锅。“林怀瑾,你有没有同情心!他这次要是进去了,他家里人怎么办你考虑过吗!”“他还那么年轻,人生不能有污点...

老婆为白月光逼死我1

老婆的前男友抢劫,她逼我为前男友顶罪。

我不同意,老婆便拿刀要自杀。

她清楚,我爱她,从不舍得她受半点伤害。

所以,我妥协了。

可她不知道,我同时还为她前男友顶下了几桩命案。

而我被判死刑后,她却发了疯的找我。

01

和江瑾结婚一年,这是她第三次把我推出去,要我为张澜皓背锅。

“林怀瑾,你有没有同情心!他这次要是进去了,他家里人怎么办你考虑过吗!

“他还那么年轻,人生不能有污点。而且这种事你做了很多次很熟悉了,还差这一次吗!

我闻言怔愣,好像突然就明白了——

这么多年,不管我多爱她、付出多少,跟张澜皓比,我永远只是个屁。

张澜皓是江瑾高中时的初恋男友,可追到她后没两个月就腻了,最后更是招呼都没打直接消失在了大众视线里。

我那时远在外地上学,等我再回来时,江瑾已经成了一副万念俱灰的样子。

我还记得她当时哭到颤抖“为什么啊,我已经把我自己的一切都给他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对了,林怀瑾,你跟我在一起吧!兴许他一吃醋,就回来了呢?

实际上是,张澜皓的确回来见她了。

可这几次不是没完没了要钱,就是要我替罪,一如现在这样。

张澜皓根本不爱她。

我叹气,试探着向江瑾靠近“你先别哭,这件事一定会有其他解决方法的。

“没有其他方法了!

江瑾还想继续与我对峙,突然手机铃声响,从她欣喜的表情来看,不难判断对方是谁。

果然接起的那刻,是与面对我时全然不同的温柔“阿皓?嗯嗯,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解决的。你不要担心,我是最爱你的!

对面不知说了什么,再挂断,江瑾看向我的眼神像见仇人。

她回身进厨房抽出刀直逼自己颈侧

“林怀瑾,你为什么就这么狠心,非常逼死阿皓吗?!

“你别忘了,你早就没家了!要不是我当年把你带回来,你哪活得到今天!

“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死在你面前!

心脏像是被人一把紧攥,痛到我呼吸困难。

她曾经说这些事都过去了,以后她做我的家人。

可现在,她为了另一个男人一把将我的伤疤撕开。

这就是我放手上宠了十几年的人。

我知道江瑾面对有关张澜皓的事时从来无法冷静,此时那把刀已经划破她颈间印出血痕。

我也无法看她继续伤害自己,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劝说。

刚要开口,大门开了,江家二老赶了过来。

江瑾满脸泪痕告状,仿佛我才是那个欺负她、害她不幸福的人。

“爸、妈——阿皓要是有什么事,我也不活了!

02

江瑾的父母是老来得子,就这么一个,从来把她当眼珠子疼。

况且他们一直不喜欢我,认为我配不上江瑾,所以此时我也不指望他们能帮我主持公道,别煽风点火就行。

但世间事,哪有什么得偿所愿?

江父见他的宝贝女儿寻死觅活,气得一巴掌将我扇倒在地

“畜生,这是你老婆!有什么事非得把她逼到这样?!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有能耐了,真是江家人了?我告诉你,当年要不是江瑾求我,凭你那个赌博的爹,你爬都不可能爬进江家的门!

“这条命是你欠江家的,今天你还也得还,不还也得还!

我舔了舔松动的牙吐出一口血沫,尝试做最后的抗争“爸,您知道江瑾她让我去做什么吗?

“不就是替人顶个罪,多大点事儿,还比不上让江瑾高兴重要?!

江瑾听了他爸的话顿时破涕为笑,站在一旁帮腔

“就是,我爸都这么说了,你就答应吧。大不了你出来之后我养着你,反正你这么多年也寄生虫一样吃我的用我的。

直到他们父女说出这种话的前一刻,我对这一家人还是抱着希望的。

我以为这十几年任劳任怨、随叫随到,不说功劳,怎么也会留下一点点苦劳在他们心里。

我起早贪黑上班,江家父母给的钱从来由江瑾自己保管,我每月的工资要额外贴补八千给她。

剩下的两千还要包含家里衣食住行全部费用。

可就算这样,还是会被江瑾说成是江家的寄生虫……

这颗心痛了这么多年,终于麻木到死掉了。

我坐在地上双眼无神,江瑾还以为我动摇了,继续兴高采烈劝说

“怀瑾,阿皓说了,你这次替他顶完他一定痛改前非,挣大钱好好报答你!他……

“够了!

我忍无可忍打断她的话,语气是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平淡

“别说了,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江瑾甚至等不到回卧室,当即就给张澜皓打去电话分享这个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好消息。

即便那边张澜皓态度敷衍她也毫不在意,满心欢喜地自说自话

“阿皓,他答应了!你不用进局子了!

“那你上次说,解决完这件事就陪我去看电影……啊?忙啊?那,那好吧……

“没关系,肯定是你自己的事最重要嘛。哎呀不用管他,吃我们家这么多大米,付出一点怎么了?

后面的话我已经不需要再听,反正都是一样的贬低,或是拿我去邀功。

这么多年,也该习惯了。

03

第二天一大早,江瑾就迫不及待把张澜皓约到家里。

她要我说快点,早点结束,因为她还想邀请张澜皓一起去吃早餐。

我苦笑,这么简单的小事,可她却从来没陪我一起做过。

张澜皓来时,一头黄毛十分显眼。

他叼着烟靠在座位上,看我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轻蔑。

“林哥,又得麻烦你了,辛苦啊。

张澜皓的笑满含讥讽,江瑾却好似听不出来,主动坐到他身侧仿佛他们两个才是真正的一对。

“他辛苦什么呀,去那里面好吃好喝住几天就出来了。

大概是江家父母实在把她宠得无法无天,顶罪这种事,在她口中竟然只是好吃好喝住几天。

我抬眼冷笑“既然待遇这么好,你怎么不让你的阿皓去?

“你什么意思!阿皓是做大事的人,能去那种地方吗,留在档案里一辈子就完了!

看吧,她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双标得厉害。

天底下所有的好事都得是张澜皓一个人的,我只配出了事在后面背锅。

“小瑾,我看林哥挺为难的,要不算了吧,没事的…就是我妈重病在床,我就这么一个亲人在世上,我要是进去了,你帮我多照顾照顾。

江瑾心软,我当年也是她心软救下的产物,后来就为了那瞬间的温柔对她死心塌地。

可如今才看清,她对我那点儿施舍,在张澜皓面前什么都不是。

果然江瑾听到他这么说顿时同情心泛滥,双眼哭红向我发难

“林怀瑾你是不是人!阿皓家里都这么难了你还不能帮他一把,你还想逼我去死是不是!

“你这么薄情寡义,真是跟你那个爹一个模子刻出来!早知道这样,当年就不该管你,让你被他打死!

江瑾声音婉转动听,说出的话却像淬了毒的刀狠狠扎进我心里。

他们说得都对,我这条命,始终是欠江家的。

我身心俱疲,长吐出一口浊气放弃了挣扎“张澜皓,跟我说吧,时间地点案件,所有的细节。

江瑾见我松口长舒了一口气,为她的初恋再一次得救而窃喜。

她这么多年的情绪里,除了生气与埋怨,其他的没有一次是为我而发。

而张澜皓却不急着说,反倒是选择把江瑾支走,与我单独说话。

04

江瑾走后,张澜皓也不再装,两脚一并搭上茶几

“实话跟你说,我抢劫了。但我本来只想搞点钱来的,他妈的那几个娘们儿非大声嚷嚷,我不小心就给杀了。

“回来的路上还开车撞死俩,但也是他们眼瞎非碍着我的道儿,怪不得我。

他轻描淡写,而我听完只觉全身发冷,这哪里是以前那样简单的小偷小摸。

他杀了人,还不止一个!

“这些,你都要我替你顶?

张澜皓漫不经心点头“对啊,不然呢?要不是为了这点破事,我犯得上回来找江瑾?

“就她,比口香糖还粘,床上也跟个死鱼一样,也就你愿意舔,把她当个宝。

我双目赤红,不敢相信自己梦寐以求的珍宝,在他口中竟然用了这么不堪的比喻。

“畜生…我不会替你顶的,我会把所有事都告诉江瑾。

“去呗,你看她信我还是信你。而且你要是不答应,她就去死,你选吧。

张澜皓洋洋得意的嘴脸让我恨得牙痒,我一把揪过他领子和他扭打在一起。

重要关头,有人一举冲过来将我强行拉开。

“林怀瑾,你疯啦!

我被江瑾扯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她再一次抛下我选择张澜皓。

她满眼心疼,一边给他吹伤口一边掉眼泪,却看不见我伤得更重。

“江瑾,你知道张澜皓都做什么了吗?他杀了人,替他顶罪我会死!

“你有完没完!

她疾言厉色,投向我的目光充满恨意“你害阿皓受伤就算了,现在为了不帮他还编出这种谎话污蔑他。

“阿皓是什么人我比你更清楚!你不断拖延,不就是想趁机坐地起价,勒索我给你钱吗?

“可以,你开吧,一百万,五百万,还是一千万?

眼前的女人神色冰冷,我早就该注意到,她已经和当年那个带我回家的小女孩没有半分相像了。

只有我自己执迷不悟,甘愿活在梦里。

罢了,罢了。

所有爱意在此刻彻底熄灭,我狼狈起身,再开口时嗓音沙哑阴郁

“是不是我替他顶了,你就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

江瑾冷哼,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可以,我就知道你非得从我家搜刮点什么才开心。说吧,要什么?

“我要你…同意离婚。

江瑾当然不会把我的话当真,毕竟这么多年我对她向来呵护备至,她绝不相信我会主动提出离婚。

她脸色阴沉,一把摔碎了茶几上的玻璃杯

“说这么多,不就是为了逃避,不就是不想拉阿皓一把吗?

“你以为这种把戏很新颖?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方式威胁我?!

“阿皓别理他,我们走!我去给你打钱,你这回回来都瘦了。吃完饭我再带你买几件新衣服,这事儿我一定帮你解决,你别担心。

他们两个说说笑笑准备离开,临出门,江瑾恶狠狠瞪我一眼

“林怀瑾,阿皓要是出事我也不活,这句话不是开玩笑。你要是忍心看你的救命恩人去死,那你就坚持到底。

我面无表情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越走越远,颓然落下两行泪。

太累了,身体和心,全都太累了。

05

江瑾整夜未归,而我也是第一次一通电话都没有给她打。

破天荒的,第二天一早她主动给我来电。

“林怀瑾,你考虑好了没有?阿皓这边等着呢。

我叹气,一字一句又重复一遍昨晚的话“我说了,就一个要求,要你同意离婚。

“林怀瑾你怎么还死性不改,想用这种事让我妥协!你以为你……

“江瑾。我声音难掩疲惫,在她还想吐出更多更难听的话时提前打断

“是真的,协议书我已经拟好了。你跟我离婚,我就去救他。

电话那边沉默一瞬后挂断,不到十分钟江瑾就火急火燎赶回来。

她是真的怕我反悔,怕我救不了她的心上人。

江瑾拿起协议书大致翻了翻,看到净身出户那一条时没忍住嗤笑出声。

“就你?净身出户?离了江家你活得下去吗?

我没理她的嘲讽,率先拿起笔干净利落签了字。

这让人窒息的虎狼窝,我一天也不想待了。

江瑾看到我毫不犹豫落笔,表情有些难看。

也是,从小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享受惯了我的追捧照顾,怎么能容忍我像甩开烫手山芋一样甩开她。

“你想好,江家可没有后悔药给你吃!

她眼睛一瞪跟着在协议书上签字,随即坐上车一脚油门到了民政局。

不可能后悔,我也没有机会再后悔了。

证没有马上拿到,还有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不过我想我等不到那时候。

江瑾背着她的小包走在前头,出门时张澜皓已经在门口接她了。

江瑾眉眼弯弯,旁若无人投进对方的怀抱,叫他老公。

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的她也是这么爱笑,跟在我身后叫我怀瑾哥哥。

还戏称我和她是天生一对,不然怎么连名字都这么般配。

可后来她遇到了张澜皓,一切都变了。

“林怀瑾,离婚是你自己选的,你可别出来之后再哭着喊着求我复合,门都没有!

“阿皓已经答应等冷静期过了就娶我,他这么有出息,是做大事的人,一定会比你把我照顾的更好。

我笑笑没接话,她总说张澜皓做大事,做大事。

实际上高中辍学后这么多年,他连个正经营生都没有,还隔三差五寻衅滋事。

他那个卧病在床的老母亲我也去查了,结果发现他父母都健在,六十多岁的年纪每月还要给他钱,不给就动辄打骂。

这些我全都跟江瑾说过,但她不信,摔了家里所有能摔的东西骂我是在嫉妒张澜皓的才华。

现在这对苦命鸳鸯终于不用受我拖累了。

我倒想看看,让江瑾这么有把握的人,到底能把她照顾到多好。

小说《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小说老婆为了白月光逼死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