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火影:反派模板的我被奉为救世主高质量小说

>

火影:反派模板的我被奉为救世主高质量小说

爱讲道理 著

云川弥彦 火影:反派模板的我被奉为救世主 都市小说

《火影:反派模板的我被奉为救世主》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云川弥彦,《火影:反派模板的我被奉为救世主》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都市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雨之国】【二战】木叶历37年,第二次忍界大战爆发。五大国掀起战争,雨之国逐渐死去,就像水溶在水中。当那道身影从雨幕中走出,大国才知晓被支配的恐惧。“人之所以不幸,是因为置身这卑劣的人世间,为卑劣所烦扰,连自己的言行也不得不变得卑劣起来。”月见里云川俯视脚下蝼蚁般的忍界联军,幽蓝色的眼眸中带着怜悯轻声道:“你们,将不会经历任何痛苦,而是如稻草一般平静死去。”【选择装载模板:屠杀(漫威......

来源:tjtsjzddi   主角: 云川弥彦   更新: 2024-03-30 15: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云川弥彦的精选都市小说《火影:反派模板的我被奉为救世主》,小说作者是“爱讲道理”,书中精彩内容是:根本就不是凭借速度进行躲闪迫近,而是用千本从正面击落了他的暗器。就像是……在用他磨炼自己的千本投掷术……他又不是那些迂腐落魄的武士,没有什么战斗到底的武士信念,遇到异常情况只需要安全撤离,回去以后再汇报给上面的大人。“更何况,老师应该已经发现异常,正在往这边赶了……”但在疤脸砂忍的脑海中生出这个念头...

第三章 有被杀的觉悟,才有挥刀的资格

呲!

云川口中说出的话尚未传入耳中,就被尖锐刺耳的破空声所遮住了。

在疤脸砂忍那逐渐收缩的瞳孔中,寒芒如剑般破开雨幕留下轨迹,直直地朝向他这边而来,声音穿破风雨的呼啸,像是号角的长鸣。

“该死!

在惊愕的同时,疤脸砂忍几乎是出于忍者的本能,手指扯动连接傀儡的查克拉丝线。

咔!咔咔!!

傀儡的空腔腹部瞬间打开,连续高频的苦无和手里剑抛射而出,形成大面积的无差别攻击。

在惊惧之下,储存的暗器被他一次性射出。

“你有多少千本,又能躲……挡下多少次?看到这一幕,疤脸砂忍心念一动,却是退了半步,已经分不清是在反问,还是在自问。

此刻的他,哪怕不想承认,但已然心生退意。

那小鬼实在是有些邪门了。

根本就不是凭借速度进行躲闪迫近,而是用千本从正面击落了他的暗器。

就像是……在用他磨炼自己的千本投掷术……

他又不是那些迂腐落魄的武士,没有什么战斗到底的武士信念,遇到异常情况只需要安全撤离,回去以后再汇报给上面的大人。

“更何况,老师应该已经发现异常,正在往这边赶了……

但在疤脸砂忍的脑海中生出这个念头时。

嗡嗡!嗡嗡嗡!!

在小南和弥彦的视角中,只能看到跃至半空之中的云川,身形几乎化作了一片月光下的残影。

如果说他之前的动作是高速运动,那现在已然快到超越方才的程度,仅凭弥彦和小南现在的动态视力,几乎无法捕捉他抛掷千本的动作。

只能看到两人之间如烟火般的星光数次绽放。

锋锐对锋锐,金属的交戈。

数量更少、体积更小的千本,却在瞬间引发了连锁的反应。

一根千本击落一柄苦无后断为两截,却以诡异的方式洞穿另外两根苦无,进而使其偏离原本射向云川的轨迹。

火花如雨般爆溅而下,从半空之中淋在地上,尽是密集到连作一片,尖锐刺耳的金属嗡鸣,激起大片的雨水涟漪。

残缺断裂的苦无和千本扎在地上,光滑鉴人的刃口映着砂忍的惊惧。

“怎么可能?!

疤脸砂忍第一反应便是遇上了宇智波一族的家伙,下意识去看云川的眼睛想要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测。

但是,却没有看到预想中的猩红之色,甚至也没有看到原本的深蓝色。

只有映着柔和月光的冷冽寒芒,从他身侧下方落入了他的余光。

在这一刻,他瞬间便意识到了什么。

但他只来得及反应,却来不及做出动作。

在“气息遮蔽的作用之下,这是比鬼魅还要无声的一刀。

凭他的反应速度,已经无法躲开了。

只要一刀,就能斩落他的头颅。

“这次,是我抓住你了。而在疤脸砂忍的身后,也响起了沙哑的声音。

瞬间,死亡的恐惧占据大脑,绷断了名为理智的弦。

疤脸忍者的脸上浮现癫狂之色,眼中已经只剩下不似人的兽性,而那具丧失了思考能力的身体,在本能的驱使下主动凑向云川。

在一瞬间,云川便已经察觉到他的意图,原本斩落头颅的直劈,由横斩转为大袈裟,从肩部斜下斩到裆部。

七夜暗杀术·闪鞘·迷狱沙门!

咔咔!咔嚓!!

绽放出绚烂的星火,如铁树银花般美丽。

可化作星屑落下的不是火花,而是浓稠的鲜血和惨白骨屑。

云川手中缺口累累的短刀,卡在了疤脸砂忍的胸口中,鲜血顺着身体不断地流淌。

“啊!!

承受了这难以想象的痛苦,疤脸砂忍的口中发出哀嚎,快要崩开的眼中布满血丝,面孔都扭曲着皱成了一团。

但是,他已经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一个能用常理判断的“忍者,而是一个已经超出普通忍者概念的鬼魅!

如果自己再抱着无伤的臆想,下一刀被切开的必然是脑袋!

所以,哪怕几乎要被痛苦淹没大脑,他依然试图用左手抓住云川的刀,同时将右肘砸向云川的喉咙,似乎是想以伤换伤争取一线生机。

同时,他的手指以微不可查的幅度屈伸,体内的查克拉在这瞬间倾泻而出。

咔咔!咔哒!

在云川的身后,原本静止不动的傀儡,两条黑洞洞的衣袍中,伸出漆黑如蛇的锁链。

在锁链上还有着锯齿一般的刀片发出怪响,以人体根本不可能做出来的怪异扭曲姿势,朝着云川快速旋转着袭来,刀刃如转轮一样撕裂空气。

如果被那链刃缠上的话,绝对会被锯齿撕成碎片。

包括疤脸砂忍自己也会如此。

可惜,面对泣血泣泪的困兽之斗,云川报以的回复却是笑容。

“躲开了?云川脸上挂着和肤色一样清冷苍白的淡笑,垂目轻声道,“这样,也好。

至少,不会让你死得那般轻快了。

嘭!!

云川双手握住刀柄,一脚高抬踹在他的下巴,借此拔出卡进骨头里的短刀。

七夜暗杀术·闪走·六兎!

那如荆棘一般可怖的链刃,被云川以诡谲的姿态躲闪,错身持刀从疤脸砂忍的身侧划过。

完全不似人类能做出的动作,结合致命与优雅于一身的舞,绽放出令人窒息的诡异美感。

这便是“七夜暗杀术,能够在静止状态下进行加速,在极高的速度下进行常人无法做到的动作。

呲!

在这一刻,比夜风还要喧嚣的风吹过。

鲜红的血液滑下,浸湿了他的脸庞。

一道红线渐从脸上爬过,一点点、一寸寸地裂开,在到达侧脸颧骨时停止。

那绽开的血肉和他脸上那道丑陋的疤痕重合,熟悉的痛意一寸寸蔓延,终于唤醒了早已被他丢弃在记忆深处的痛苦。

“不可能……

疤脸砂忍的嘴边微张,从喉咙中发出满是茫然、死意、绝望的沙哑声音“你是,那个……被我杀死的小鬼……

几个月前,以山椒鱼半藏为首的雨之国主战派冒头,试图通过战争的方式将木叶和砂隐忍者赶出雨之国境内,为雨之国带来真正的和平。

当时成为中忍后的他,第一次接到A级任务。

任务要求是,在带队上忍的指挥、带领下,暗杀雨之国中那些在暗中支持山椒鱼半藏等主战派的“家老。

“家老一般有数人,是辅佐大名、统帅武士、掌管政务的重臣、幕僚,扮演着“大管家的角色,采取合议制辅佐大名管理政治,经济和军事活动。

为了确保雨之国继续像以前那样乖乖作为大国之间的缓冲带和战场,以此来减少、避免战争对自己国家的影响和伤害,砂隐和木叶心照不宣地联合雨之国主和派对主战派进行了暗杀行动。

在那次行动中,他只是跟着蹭赏金和功绩的,但是在老师的要求下,也解决了其中一名“家老的所有家人。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个“家老是姓……

——“无山。

“看来你是想起来了。

身后传来云川那带着些许惋惜的声音,叹道“如果你当初记得补刀的话,或许就不会有‘我’了吧。

云川当初来到这个世界,睁眼便看到了一柄苦无,还有那带着狞笑的面孔。

从最开始的痛苦、怨恨,再到绝望、虚无、死寂。

直到在死亡与存活的中间态,与根源建立联系,理解“死亡本质,才挣扎着从地狱爬回人世间。

“这么说的话,我或许应该感谢你?云川用分不清戏谑还是玩笑的口吻说道。

扑通!

言语间,云川轻轻松开了手,茫然而恐惧的疤脸砂忍凭借着本能,双手捂着胸口扑倒在了地上。

“咳咳!放,放过我……不是我想……

他的嘴里依然不断溢着血,却在求生欲的驱使下,像虫子般挣扎着蠕动爬行。

如果是心存善意的人,看到这悲惨一幕的话,一定会心生不忍之情,继而沉默看他死去吧。

毕竟,他只是听命与人,并非是……

“啊!!

云川一脚踩在了他那血淋淋的背脊之上,顿时让其像濒死的动物般发出凄厉嚎叫。

旋即,云川用脚尖轻轻一拨,让原本趴在地上、背对他的砂忍仰面看向自己。

“……疤脸砂忍逐渐涣散的目光对上了云川的眼睛。

那是一双深蓝色的眸子,倒影着血红色的雨和雾,却唯独没有半分的不忍。

渐渐的,疤脸砂忍眼中的身影逐渐与记忆中那个矮小的身影重合了。

当初那个男孩,在划伤他的脸后倒在血泊中,就是像现在这样平静地看着他,看的非常专注认真,似乎想把自己这张脸永远刻在脑海中……

“当初第一次见面时,你这张脸就是这么丑,现在都要死了,就不要再露出这副丑陋的姿态了吧?

云川俯视着他,轻声笑道“在这最后的时刻,一直看着我的脸吧,死死记住我的脸。

“你灵魂的死去,如果能够发出光彩的话,或许能像我一样引诱某些‘东西’呢?

说罢,他从抬起了那柄几乎快要断裂的短刀。

“咳咳!看着月光下少年举起的刀,疤脸砂忍似乎陷入了奇妙的平和中,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只能咳出一些血来,发出沙哑的嘶嘶声。

鲜血顺着雨水汩汩流到脚下,在地上淌出蜿蜒曲折的沟壑,红色的雨雾与对视的两个人,构成了一出残暴怪戾的画作。

最后,画作定格的瞬间,是短刀刺进心脏。

“我会等着他们来找我复仇的。

望着那依然带着怨毒的面孔,云川只是低声道“拥有被杀的觉悟,才有挥刀的资格,不是吗?

噗嗤!

被洞穿大脑的头颅在血泊中滚落,眼里倒影着月亮的光晕,声音回荡在雨雾之中,久久不息。

说归说,闹归闹,月见里云川,可不会犯下和他相同的错误。

……………………

啪嗒。

不知道过了多久。

在风雨的呼啸声,和野狗撕咬尸体的声音中,一道脚步声有些突兀地响起。

然后,便听到野狗的痛苦呜咽,在响起一阵清脆的骨裂声后,雨幕中才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直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才打破了静谧。

“多目君……

一高一矮两道穿着雨衣的身影并肩站在雨中,而其中最为显眼的便是雨衣中的暗红色短发。

他身旁则是一个棕色长发、脸上带着关切之色的女人。

“呼……我知道。

红发男人的语气中带着一股冷意,太阳穴的血管突突直跳,将手中已无声息的野狗甩到一旁,深深吐出一口气道,“我越发讨厌这个地方了,就连野狗都敢对我龇牙……

只见,在他的脚下,一具被野狗咬到面目全非的尸体静静躺在血泊中。

尸体上满是深可见骨的痕迹,那颗被贯穿的心脏清晰可见,伤口还汩汩流着刺目的鲜血。

那些血就像粘稠的岩浆一样流淌,黏稠的红色缓缓向四周蔓延爬动,就像是把一桶红色油漆泼了上去,在雨水的浸润下染红了周围的地面。

这里发生了一场战斗,至于最后活下来的人,显而易见,并不是他丈夫的学生……

“真是残忍的家伙。

棕发女人深深地吸了口气,眼中的愤怒也几乎化作了实质,低沉的语气之中满是怒意“这里的雨水都浸着一股血腥味。

感觉就像血水变成雾气升上天空。

变成暗红的云,降下鲜红的雨。

只要呼吸这里的空气,仿佛就像能嗅到刀刃破开皮肤涌出的血腥味。

只要看着眼中这一幕,仿佛就能看到他在死前的哀嚎以及那家伙挥刀的冷厉。

就像是行走在丛林之中的旅人,看到被猛兽撕咬过的猎物尸体,看到面前那被啃食殆尽的尸体。

哪怕猎食者早就已经吃饱满足离去,但旅人依然会被空气中那股萦绕不散的暴戾所震慑。

“大脑被毁了,是一个很谨慎的家伙。

被唤作“多目的红发男人蹲下身子,仔细查看着尸体上残留的痕迹,不知不觉逐渐皱紧了眉头道“……而且,只有利器造出的伤痕。

“利器?棕发女人目光闪烁,表情有些凝重道,“难道是木叶白牙吗?

可是,目前四大国之间的关系已经很紧张了,虽然目前只是在雨之国境内互相试探,尚且没有对彼此的边境进行入侵,但他们砂隐和木叶早已在边境部署驻军。

她和丈夫已经两个月没回家见过蝎了,白牙也应该和他们一样守在边境才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雨之国的腹地呢?

“不,纱织,不可能是旗木朔茂。

多目摇了摇头,低声道“虽然那个混蛋的千年杀很恶心,但以他曾经身为武士家族的荣誉,在面对中忍时绝不会选择虐杀……也不需要虐杀。

言语间,他的身形消失在尸体旁,来到布满残缺忍具的地方,又抬头看向巷子里那两具尸体。

“一个异常精通暗杀术、忍具投掷术和刀术的家伙。虽然现场痕迹已经被雨水冲刷大半,但他依然大致判断出了敌人的能力。

看上去更像是雨隐村那些野路子出身的忍者,他们最擅长一些乱七八糟的暗杀术和招式了,有时反而能出现一些令人意外的忍术和人才。

就在他瞬身到巷子里,正想要去查看尸体时。

呲!

微不可查的声音被多目察觉,瞳孔瞬间一缩。

下一刻。

轰!!

数张起爆符的爆炸声响彻了静谧的雨夜,尸体血肉在冲击之下如雨般散落、溅射!

与此同时,几公里开外的街角小巷中。

感觉到脚下微弱的震感,云川停住了脚步,望向远处升起的浓烟,笑道“希望你们会喜欢我的见面礼。

“也希望你们不要在找到我之前死在白牙手中。

小说《火影反派模板的我被奉为救世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火影:反派模板的我被奉为救世主高质量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