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紫杖权倾畅读佳作

>

紫杖权倾畅读佳作

慕容宸 著

慕容宸赵夕瑶 现代言情 紫杖权倾

《紫杖权倾》是作者“慕容宸”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慕容宸赵夕瑶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何为天命?如他,恩宠至极的内宫皇子,遗憾终是无势瞎眼王爷;如她,武功不济的二流杀手,可羡却是亡族圣手之后;两个不甘天命的半调子相遇,竟联盟立誓主宰燕邵大权!从此收起悲悯,男女搭配,不动声色玩转捭阖权术,要让这支瞎人指路的紫杖,步步成为朝野见之敬畏的皇权。......

来源:tjtsjzddi   主角: 慕容宸赵夕瑶   更新: 2024-03-30 14: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紫杖权倾》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慕容宸”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紫杖权倾》内容概括:这次合作,并未像外界所传那样赚的盆满钵满,除了之前预收的款子,刺阁便没有得到半点好处,而参与此次事件的十名杀手也都被这位少阁主灭了口。与此同时,还要安抚祁王赵玺的情绪,还好洛赋出马摆平了这件事,洛玄倾也担下所有责任,甘愿受“蚀骨散”的家法惩治。事情总算平息,却再也不似曾经,俞华裳心里长出了一根刺。悲...

第八章 此去经年

皇家望族哪个不是唯利是图,凡是可用者必是有价值之人,可俞华裳……

洛玄倾紧绷的心弦松了下来,露出难得的笑容,俞华裳对于慕容宸来说,毫无价值可言。

“我说了我的家世。

一句话,让洛玄倾刚刚松懈下的心分崩瓦解,是啊,他忘了最重要的一点,眼前的女子不是普通百姓人家,眼前的女子有着众人觊觎已久的家世,这个秘密足以让一国之君倾尽所有得之。

那几件绣工了得的华服,洛玄倾摸着便知也是出自方裁缝之手,不是花样图案,而是切切实实的成品。

“你真要这么做?慢慢将手中摩挲的衣服放下,明白自己的这句话问了也是多余的。

“玄倾,你说俞家要是还在,这些漂亮的衣服我是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整齐的针脚,炫目的绣花,这样的做工当是所有女子都想拥有的物件儿,虽说这些从来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可还是不禁挑起一件绣衣来,细细打量着。

洛玄倾猛地抢过眼前的衣服顺势撕成两半,那样的愤怒从未在洛玄倾脸上见着过,撕裂的布条在两人之间迅速落地,那一瞬间四目相对,一个怒不可支,一个冷漠淡然,却看的彼此心里一颤。

“俞家没了,你还要做什么,报仇吗?这个男子从没如此不冷静,沉默半晌却又继续说道,“我说过,我会帮你的。

“别骗我了,你根本帮不了我,当我告诉你我的仇人是襄国祁王赵玺时,看到你的表情后我就知道你帮不了我。

洛玄倾后悔了,后悔让她参与灭虞夏国的行动,如果不是那次联合行动,俞华裳也不会遇见襄国当时的主帅骑勇将军祁王赵玺,更不会见到他右手梅花胎记上的牙印,那个十年前俞华裳亲自咬上去的印子怕是永生难忘。

所以,在那座虞夏国的国都城中,确定眼前人就是灭门仇人后,俞华裳才会发疯似的反攻祁王赵玺,才会中了刺阁其他杀手“涎绝的毒。

这次合作,并未像外界所传那样赚的盆满钵满,除了之前预收的款子,刺阁便没有得到半点好处,而参与此次事件的十名杀手也都被这位少阁主灭了口。与此同时,还要安抚祁王赵玺的情绪,还好洛赋出马摆平了这件事,洛玄倾也担下所有责任,甘愿受“蚀骨散的家法惩治。

事情总算平息,却再也不似曾经,俞华裳心里长出了一根刺。

悲愤、气急、悔恨、痛苦,这是当时俞华裳知道凶手后的内心挣扎,所有情绪涌上心头,杀红了眼的她才会无理智的将剑头指向祁王。

迟疑、困惑、迷茫、担忧,这是当初告诉洛玄倾自己仇人是谁时他的表情,可怎么能怪他的犹豫,这是自己的家仇不该强求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拼上家族兴衰来相助。

“你不会赌上刺阁去和一个国家做对的,当然,刺阁也没有这个能力真能对抗一个国家。但是……明王殿下可以。俞华裳说到仇人满是恨意,她无意用话来刺激洛玄倾,可让他断了念想也好。

“洛老阁主早知我的身份,想必对医经也是感兴趣的很,你回去后帮我带个话,我愿拿医经做交易,唯一的条件就是,帮助明王,夺得皇位,我也可以答应你,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刺阁插手此事,就算哪天事情败露也不会连累刺阁。

极力维持着一脸的淡定,貌似不以为然,内心却已是翻江倒海,俞华裳赶紧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抿着杯子分散自己的不安。

“他,真的会帮你吗?你们……还做了什么交易。洛玄倾没了底气,试探的问着。

“我会嫁给明王殿下,会成为他的王妃,未来的皇后。

“皇后?好……

外人只知刺阁阁主豁达放纵,所以从未见过他惆怅寂寥,可如今,再见这位翩翩男子只身离去的背影却写满了落寞。

一重门,从此便是两别宽。

自从皇子府邸变成明王王府,院子的扩建便一直没停过,近一个月修修建建的也是初见成效。许久未到侧殿用膳的慕容宸初次进出竟也有些摸不着路,在子规的牵引下又记了一遍路,脑子里这才有个大概的样子。而在前一晚得知主子要在偏殿用早膳,王府的奴才丫鬟们也都纷纷来了精气神,被分到王府一个月了,只闻这位新主子样貌不凡,却极少有人能见上一眼,这次难得的机会又怎会错过,早早准备的一桌子早膳可是汇集了不少人的心思,都是想凭着手艺能征服这位王爷的胃口,从而有个翻身的机会。

“哟,王爷们用膳果然不一样,瞅瞅这满桌子的早点,怕是都赶超宫里的规格了。洛玄倾难得的起早,说是起早不如说是一晚上都没休息好,心里想的都是俞华裳对自己说的狠心话。不过,想太多都是枉然,天刚泛白之际不知怎的突然灵光觉醒,觉着如此坐以待毙不是办法,内心不服输的劲儿一股脑涌上心头,开始想法子如何将俞华裳抢回来。

看洛玄倾这一身精神抖擞的样子,伺候在侧的几个小丫鬟也都心生涟漪,低着头暗自窃喜,偶尔抬起眼偷瞄一下便像是得了什么宝,害羞的埋下头满脸桃花绯红。

子规上下打量了洛玄倾一番,乌亮长发披肩,头顶发髻斜插一支墨绿发钗,一袭淡蓝长袍搭配橘黄绣花镶玉腰带,脚踏锦绸白靴,如此用心打扮成玉树临风之姿,子规也不免在心里嘀咕起“一大早的何苦呢。

“洛阁主见过大场面,这些吃食在你眼中怕也不过如此吧。早已坐定的慕容宸一边回着话儿一边不紧不慢的夹起子规放入碗中的水饺送入嘴中。

饺子很小,皮薄馅丰,一口便可下肚,味浓肉馅回味更是悠长。

洛玄倾不请自来随便找了一个座,将下摆一甩麻利儿的跪坐下来,一抄手顺势拿起手边雕花兰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

一眼扫净眼前桌上的早膳,荤素搭配,甚是满意,倾下身子夹了一片牛肉放入嘴中大口的咀嚼起来,一边吃着,还不时的瞄着下一个“猎物。

“殿下,这有羊肉汤,要不让子规给你盛一碗。

“不必了,早上吃些清淡的便可。

“真是不明白,这么多珍味您不吃,偏偏喜欢吃些粗粮,可真没口福。洛玄倾说着又朝着嘴里塞了一块水晶猪冻。

这或许是慕容宸吃过最糟心的早膳,不能安静享用就算了,还要被人数落一番,瞬间便没了食欲。默默放下筷子,又命子规给洛玄倾盛了一碗羊肉汤,听到他咂摸着嘴喝下汤后,慕容宸这才发话,“阁主怕是不会只为了陪我吃早膳吧,有何事,直说便罢。

前些时日还“玄倾师兄的相互称呼,如今,不知怎么也不再如此亲昵了,不过洛玄倾倒是并不在意这样的变化,将手中的碗放下,一脸正经的说道,“我就想说,俞华裳不适合你。

听罢,慕容宸闷笑一声,一大早就过来扫人兴果然是有原因的,只是没想到这个俞华裳会有如此大的魅力,让刺阁阁主坐立不安。

“怎么不适合?慕容宸又重拾筷子,夹起碗中的一片藕片吃了起来,言语中颇有些戏虐之意。

终于要登场了,打了多次腹稿终于可以一吐为快。

“你是不知道你认识的这位华裳姑娘是多差劲,在刺阁众多杀手中,她资历最差,充其量算是个武功二流的杀手,还有啊,别以为她是什么俞家后人就拥有绝世医术,啧啧啧,对于医理狗屁不通,还有她的智商,怎么说呢,就连一个叫花子都曾经骗了她十两白银……

洛玄倾细数着俞华裳的不足,说着说着连自己都惊了,没想到关于她的事会记得如此清晰,一起经历的过往如今却是历历在目。

原来,自己喜欢这么多年的女子竟然有如此多的……多的……可爱之处,说着说着洛玄倾都不自主的笑了起来。

虽说其中有夸大之意,可慕容宸也开始思量这笔交易是否划算,如此一个不着调的女子,真的适合与自己并肩作战吗?宫中的勾心斗角不比别处,这样的智商真怕不出两个回合就会惨遭出局。

转念,慕容宸又想起那日俞华裳独自一人找自己的情景,不管是谈吐还是逻辑都尚有可塑余地,想想也并非全无优势。

洛玄倾说的口干舌燥,拿起水杯一饮而下,而慕容宸依旧面无表情,对于他的精彩演说丝毫不为所动,继续不紧不慢吃着子规递上的食物。

“日后殿下要是娶了这样的麻烦精,那可真有你受的了。

“谁说不是呢。慕容宸低声嘟囔了一句,“还好只是假成亲,否则……

“假……假的?声音刻意压低,又瞄了身边的丫鬟确定自己的话没吓到她们,这才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而内心早已是翻江倒海。

预想了一晚上俞华裳不在自己身边的生活,想着万般对策也要将俞华裳夺回来,到头来原来是庸人自扰。

洛玄倾想了会儿这才回道,“甚好,甚好,哈哈哈。这才放声大笑,“这下……可放心了。

“叮咚一声,一个花生正中洛玄倾近前的碗里,并溅起几滴水花,这小小插曲却碍不了洛玄倾的好心情,满眼笑意望向花生投递而来的方向。

“在聊什么呢,如此好笑。俞华裳依在门框边上,看着坐在饭桌前说笑的两人。

洛玄倾起身扯了扯衣上的褶皱,并对慕容宸做了一个揖,虽然收起了笑容,但弯弯的眉眼和扬起的嘴角还是带着几分愉悦。

“明王殿下,叨扰多日实在过意不去,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多多见谅。洛玄倾不曾对谁如此费尽口舌,不过这次却是甘之如饴,“昨日之事,我也有诸多考虑不周之处,你我本就是同门师兄弟,殿下若有用到刺阁的地方也尽管吩咐便是,大忙帮不了,但杀个人放个火透个信儿什么的小活儿,刺阁还是能效力的。至于俞华裳姑娘,还请殿下好好待她。

如果昨日能与慕容宸好好谈谈,商量一个万全之策,今日也不会为了失去俞华裳而患得患失。有因必有果,可这也让洛玄倾认清了自己,左右不过是个痴情人罢了。

洛玄倾又低下身子凑到慕容宸耳边降低音量继续说道,“您的事,我定会帮衬着,可哪天用不着华裳了,还请完璧归赵。

慕容宸当然懂此话何意,再过疯狂的人也有他的弱点,而俞华裳就是洛玄倾软肋,在这个女人面前就连千金万两都失了颜色。

费尽周折,有得有失,这一刻,俞华裳这个王牌,慕容宸是吃定了。

“华裳,我先回刺阁,你呢,就好好在这里辅佐殿下。洛玄倾走到俞华裳身边,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留下一连串的笑声走向长廊尽头。

同样是这个季节,不过却是十年前的秋色,那一年,洛玄倾第一次见着俞华裳,总觉得这个小女孩儿长得很难看,性子又孤僻,所以一有机会就欺负她,可俞华裳从来都不还手。有一日洛玄倾和几位师兄弟偷了父亲的玉扳指准备偷偷下山卖掉,没想到东窗事发,所有的师兄弟都在互相推诿责任,最后是俞华裳站出来承担了所有。从此,洛玄倾的目光再没有从这个小姑娘身上挪开过,偷偷看她习武,偷偷跟踪她去医宅学医,偷偷见她一个人在哭泣……

不知从何时起,俞华裳和洛玄倾成了好朋友,不知又从何时起,洛玄倾起了想要娶俞华裳的念头。

那一日,芳华正茂,一切都还来的及。

小说《紫杖权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紫杖权倾畅读佳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