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侠客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完整文集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

>

完整文集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

心水成沁 著

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 古代言情 苏檀沈修妄

古代言情《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讲述主角苏檀沈修妄的甜蜜故事,作者“心水成沁”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花魁名头好,银子要价高。她穿越八载,寒冬腊月浸水牢、扎银针,几天水米不沾牙是常事。八年苦练拍卖初夜,今夜所获种种,皆为钱色二字。这是她八年来第一次能逃出青楼的机会。“五千金!”有人拍出了历届花魁初夜的最高价。她被卖给了财大气粗的相爷庶子……...

来源:tjtsjzddi   主角: 苏檀沈修妄   更新: 2024-03-30 14: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现已上架,主角是苏檀沈修妄,作者“心水成沁”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暖煦攀升,春风拂槛晖光从雕花木窗的罅隙间溜进屋内,爬上姑娘恬淡睡颜苏檀蹙了蹙眉,强撑着掀开眼皮昨天彻夜未眠,现下也只能勉强眯半个时辰回回神想到沈修妄那杀人弹指一挥间的恶煞模样,苏檀打了个冷颤,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该去办正事,否则真要彻底长眠!深思一番,换身清爽衣裙,囫囵喝下半碗粥当作午膳,苏檀推开房门白日里花楼不开门迎客,姑娘们或是在房里练琴,或是在花厅练舞还有被折腾惨了的,勉强睡两个...

第10章

“去哪了?

三个字,激得苏檀浑身的鸡皮疙瘩密密麻麻往外冒,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语气和声调都太熟悉,她只是被突兀地吓到。

转身看向歪在床榻之上的男子,苏檀强忍着没掏出腰间的刀片。

脱口而出“都督,您怎么过来了?

她还没来得及摆出信号呢!

莹莹晃动的烛火下,男子那张昳丽桀骜的脸庞愈发立体生动。

他指尖捏着那支淡粉海棠把玩,花苞颤颤巍巍,恰如被夜访香闺的纨绔子吓到的姑娘。

沈修妄掀起眼皮,不悦地看向她。

染上酒气的双眸,似乎在说小爷在问你话,你还敢反问了?

姑娘穿着一身清凌凌的月白裙,不知道从哪里蹭了一身灰。

虽然没笑,但眼角眉梢皆是收敛的风情笑意。

她方才很快活。

七日之约丢到一边,反而夜半三更偷摸跑出去,回来以后快活的不行。

这般快活,和午后与那琴师眉来眼去时,别无二样。

最后一日仍没动静,反倒要他这一掷万金的雇主,亲自登门造访。

胆子不小。

沈大都督的目光松懒中藏着点锋芒。

感受到这人浑身上下散发的戾气,苏檀抿一下泛干的唇,恭敬行礼答话“回都督的话,我方才去……

话还没说完,沈修妄失了耐性,“过来。

又是这般强势。

苏檀原地踟躇片刻,终是迫于威压缓步走近他。

又发什么疯?她何处惹到他了吗?

也罢,早点交差早点了事。

苏檀摸向袖中的佛球,还没来得及拿出来。腕上一吃力,沈修妄伸手拽着她,一把将人拖了过去。

惯性之下,苏檀重重跪倒在榻前,膝盖传来钝痛,姑娘黛眉紧蹙。

沈修妄垂眸看向拽着她凝脂白玉似的右臂,深色脂粉被蹭掉了一点,朱红守宫砂若隐若现。

男子眉头倏然一松,方才那点不舒畅随之散去。

掌心柔滑勾得他心里痒痒的。

离得近了,苏檀闻到一股酒香,他似乎饮得不少。

今日靖宁侯府百花宴,席上一定觥筹交错、美人如云。

沈都督挑花了眼,所以来寻她的不痛快?

不跟发酒疯的人计较,保命第一要义。

她轻叹一口气,忍着膝盖的痛,低声道“都督,东西我方才刚寻到,您先松开行吗?

沈修妄怔忪片刻,放开手。

“果真?

苏檀从袖中取出佛球,摊开掌心奉上。

方才还玩世不恭倚在榻上的人,眼神忽地锐利,坐直身子拿过佛球。

暗棕色沉香木表面沁入一层血色,雕刻的观音像乍一看栩栩如生,然刀功略差火候。

沈修妄抚上其中一处细微凸起,心如擂鼓。

不错,这果真是当年父亲出征前,他亲手制作送给他的那枚!

少时,沈修妄独爱雕刻制作机巧玩意。

沈父领兵出征前两日,父子二人曾因他喜好玩乐大吵一架。

子逆父,多少有些倒反天罡。

然,沈修妄又是个不懂低头的,所以便使了个折中的法子。

他写下一张致歉的字条,藏在佛球内部机关里头。

出征那日,打马追出城外送行。

八万雄师之前,沈父翻身下马,走向他恨铁不成钢却疼爱有加的嫡子。

沈侯爷身披铠甲,红披烈烈如火,重重拍着少年的肩。

“臭小子,好好读书习武!待为父回来若再无进益,你可自备荆条!

少时的沈世子恣意妄为,扬唇朗笑“父亲放心,待您凯旋,切磋之时孩儿必让您三招!

沈父收力朝他肩上锤了一拳头,“你这臭小子。

沈修妄笑得恣意,而后将佛球挂坠双手奉给父亲,郑重其事道“平安得胜。

沈父接过,端详两眼而后大喇喇系在腰间,打了个死结。

“走了,回去好生孝顺爷奶、还有你母亲,多听长姐的话。

那日冬至,朔风凛冽,刮骨刀一般,始终憋着没落一片雪花。

沈修妄目送父亲高大伟岸的身躯,逐渐隐入灰黑的长路之中。

再后来,全军覆没的急报传来。

靖宁侯府一朝没落,逐日式微。

沈修妄自请戴父之罪,毅然北赴邕城收复失地。

他将父亲的遗骸和遗物尽力收殓,却独独没有寻到那枚佛球。

边疆苦寒之地独坐枯守时,他总是固执地想,也许父亲也在里头给他留了话。

屋里,灯火葳蕤,烛芯“噼啪炸开。

沈修妄仍然盯着那枚佛球,神色淡然,眼底却浮出不易察觉的伤恸。

苏檀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没再多话,起身退往屏风后头清洗身上的灰尘。

留下足够的空间,让他多散一会儿心神。

沈修妄酝酿好满腹心绪,食指指腹略一用力,终于按下那处旁人难以发现的机关。

微不可闻的“咔嗒一声,佛球内敞开一条小缝,发黄的纸条静静夹在中间。

沈修妄眉心跳动,指尖捏着纸条一角将其缓缓拉出来,一枚暗红的血指印粘在上面。

他急促地喷出两股鼻息,颤抖着双手打开。

一行凌乱的血字闯进眼中……

沈修妄胸膛剧烈起伏,果真是父亲的笔迹!

他忍不住眼眶发烫。

良久。

倚着床栏,他重重呼出一口气,阖目压制下满腔翻涌的情绪。

当年沈父率领八万将兵与北漠胡人交战,于封城关外天堑全军覆没。

佛球于战场之中遗失,几经辗转探查,沈修妄才偶然获得一丝线索。

据说曾有胡兵清扫战场时,拾取不少汉人的财物,卖给当地胡商,换取钱财。

偏巧两年后那胡商被沈氏暗探找到时,早就暴病身亡,佛球的线索彻底中断。

直到回京前,沈修妄才再次获得微末线索。

大海捞针,辗转八载。明猜暗想,一朝碰对。

富贵繁华处,销金迷人窟,绕了一圈竟真的藏在眼皮子底下。

沈修妄指尖颤抖,不由地再次攥紧手里的佛球。

不知过去多久,耳边只余叮叮咚咚的水声,满室柔香。

似乎无声抚平他心海泛起的褶皱和涟漪。

苏檀洗去灰尘,换了身干净的寝衣,穿好外裳才从屏风后头走出来。

倚在床榻边的男子仍然闭目养神,下颌线条紧绷流畅,薄唇微抿,无喜无悲。

苏檀见过他浪荡无羁的模样,也见过杀人如麻的冷面,却没想到不可一世的沈都督也有脆弱之态。

这样的男子,究竟哪一面才是真?

她扯了扯唇角,与她何干。

她只想要报酬。

轻步上前,苏檀柔声唤他“都督。

沈修妄缓缓睁开眼睛,声音微哑“事情办的不错。

难得,还能从他口中听到一句赞赏。

苏檀微微颔首“媚芜不敢当。

瞧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像只讨巧的猫儿。

沈修妄坐直身子,疲乏地按了按眉心,道“答应你的条件,必定达成,本都督一诺千金。

闻言。

苏檀唇角翘起,潋滟的眸中盛满笑意,云散月明,芙蕖嫣嫣。

“多谢都督,都督大义!

沈修妄垂眸看向跪在踏板上谢恩的姑娘。

如瀑青丝垂在孱弱肩头,随着俯首的动作缓缓滑落,露出一小截白嫩的后颈。

身形娇小一团,阵阵柔香从深处散发出来。

她究竟是什么做成的?

月前,沈修妄回京不久,与友夜饮而归。

行至流芳楼外,一盆春海棠倏然落下。

“砰的一声,马儿大惊,公子愠怒。

沈都督勒马回头,便看到雕花窗前婉婉动人的姑娘。

夜风吹落她覆面的轻纱,佳人惊鸿,仙子临世。

姑娘惊愕不已,眼含秋水,慌忙致歉。

一颗勉强看入眼的美人棋子,数日后却为他成全一桩大事。

伶俐可人,又知晓佛球一事,真就这么纵她离身?

沈修妄分了心,再一回神,才轻咳一声恕礼。

“起来罢,一晚上跪十八回。

苏檀心情正好,自动忽略他的呛声。

能挣得恢复自由身,是迄今为止最畅快的一天!

沈修妄抬起胳膊,侧眸瞧她一眼。

姑娘立刻心领神会,上前扶着他的右臂,柔声问道“都督,您要回府了吗?我送……

沈大都督勾了勾唇,似乎又恢复往常玩世不恭的调调。

眸光含着晦暗不明的暧昧,道“谁说我要回府,备水沐浴。

小说《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文集八载青楼笼,花魁她逃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